首页 刑事实务>正文

潘金贵:律师庭审证据辩护的常见问题与解决对策

主讲人:潘金贵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证据法学研究中心主任

讲座正式开始前,潘金贵教授强调证据问题无论于刑事诉讼抑或民事行政诉讼中均为核心问题。辩护律师的证据分析能力决定全案的“命运”。案件的处理过程是通过证据分析认定案件事实,进而适用法律,最终得出裁判结果,其中进行证据分析并认定案件事实的难度系数最高,最考验辩护律师的水平。同时,潘金贵教授谦虚地表示,其所谈的仅为自身参与庭审的感受及经验,仅供参考。潘金贵教授的讲座包含三方面内容,即律师庭审证据辩护的意义、律师庭审证据辩护的常见问题、律师庭审证据辩护的解决对策。

一、律师庭审证据辩护的意义

潘金贵教授指出庭审证据辩护的三点意义:

首先,庭审证据辩护是展现律师证据素养和综合业务水平的重要方式。从法庭调查到法庭辩论是庭审中最重要的阶段,证据辩护是法庭调查到法庭辩论的重中之重。律师能否从法庭调查到法庭辩论将案件涉及的证据问题的关键抓住,提出质证意见与辩论意见,必然体现律师的证据素养。律师如果对程序问题与实体问题能够提出意见,而对证据无法作出分析判断,辩护效果将大打折扣。证据并非简单的程序问题,很多证据规则来源于实体法而非程序法。不能因证据规定于刑事诉讼法中即认为证据仅是程序问题。在证据分析的基础上,将程序与实体相衔接,辩护效果必然较好。

其次,庭审证据辩护能够凸显证据分歧,是影响裁判者形成心证的重要方式。多数案件控辩双方的焦点在证据上,辩护律师如果能将证据问题分析出来,凸显双方的证据分歧,能够对法官心证产生重大影响。目前刑事诉讼法实行的是案卷移送制度,法官通过阅卷会形成预断,该预断通常是对被告人不利的。打破法官预断的方式就是在庭审中指出证据之间的矛盾,分析出证据问题,使法官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最后,证据辩护与程序辩护、实体辩护相结合是争取有利于被告人的裁判结果的方式。这具备现实可能性,因为法官素养在不断提升且远比以前更重视证据问题。倘若辩护律师证据分析到位并言之成理,能够使法官慎重考虑。尤其在定放两难案件中,法官对案件难以下结论,辩护律师于庭审中善于分析证据,结合辩护意见并实现良好的沟通,能够促使有利于被告人的裁判结果产生。

二、律师庭审证据辩护常见问题

潘金贵教授对该问题分为宏观问题与具体问题两个层面阐释。

(一)宏观问题总结

从宏观层面,潘金贵教授又分三点进行阐述。

第一,辩护律师证据功底不扎实。该问题在“万金油”型律师身上体现尤为明显。部分辩护律师由于未掌握证据法学基本问题,在法庭上发言不专业,部分经验丰富的刑辩律师亦存在该问题。例如,辩护律师对控方提出的证据动辄提出无关联性的质证意见。此种现象一方面体现辩护律师对证据关联性的理解存在偏差,另一方面是低估侦查机关与检察院办案水平的表现。

第二,辩护律师对证据规则不熟悉。作为刑辩律师,应当对现有的刑事诉讼证据相关规定尤其是常见的证据规定烂熟于胸。然而,在质证活动中,有辩护律师由于对现有证据规则不熟悉便当庭翻找法条。虽说部分律师承办的案件类型多样,不可能将全部精力放在刑事辩护中,但至少应当对自己承办的案件涉及的证据规则理解透彻。潘金贵教授对此问题提出解决方法,辩护律师可以将高法解释等相关证据规定存于电脑中并带至法庭,质证时可从电脑中找到相应规定,避免出现当庭翻找法条的尴尬局面。

第三,证据辩护技巧运用不规范。潘金贵教授认为庭审虽是舞台,但辩护律师不可在台上乱唱,证据辩护技巧不可滥用。潘金贵教授列举四种滥用证据辩护技巧的类型。

1.全盘否认型。辩护律师发表质证意见时不尊重客观情况,一概否认控方的证据,辩护效果不尽人意。面对控方的证据,我们应尊重客观事实,符合证据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的证据应予以认可,方可得到法官的认可。

2.一概承认型。辩护律师发表质证意见时,全程均未提异议。即便是认罪认罚案件证据亦不可能均无问题。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提出问题很重要,我们应当对存在问题的证据提出意见。

3.不分轻重型。任何案件中,不可能所有的证据均为关键证据,因为案件的关键点有限。例如,诈骗案中,关键点多在被告人有无非法占有目的,不可能所有证据均用于证明非法占有目的。一个案件中存在问题的证据多,但应抓住关键问题。被告人的罪名能否成立在于关键证据有无问题,我们针对关键问题应说透并突出重点。其实法官关注的亦为重点问题,故应就重点问题提出理由说服法官。

4.非法证据死磕型。辩护律师将非法证据问题无限放大,将程序问题无限扩大。非法证据固然值得关注,但在基于办案人素质提升,我国非法证据问题不如前些年突出。从立法层面上看,法律规定的多种非法证据并无法排除。在实践中,非法证据的举证难度较大,即便确实存在非法证据,亦无法保证被告人被宣告无罪,可能其他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亦可证实被告人有罪。因此,我们在决定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前应考虑非法证据被排除后证据体系是否仍可证明被告人有罪,若答案肯定,则无需纠结非法证据问题。还需注意的是,应正确区分非法证据与瑕疵证据,切忌将瑕疵证据误认为是非法证据。

(二)具体问题分析

在具体问题上,潘金贵教授依据从法庭调查到法庭辩论的顺序,对发问、质证、举证、法庭辩论环节分别提出问题。

对被告人的发问是考察辩护律师水平的基本标准,因为通过发问可检测辩护律师是否把握了案件事实。目前辩护律师发问的问题主要包括:1.发问不能针对基本辩点展开。2.部分辩护律师套用西式询问技巧。3.发问较为平铺直叙,不会设置圈套。

质证阶段,控方举证后一般不会对证据展开论述,辩护律师的发挥空间大,应占据主动权,总体思路是全面出击、重点突破。对于关键证据的质证力求透彻,对其他存在问题的证据点到即止,避免质证形式化。针对控方对重点证据质证发表的答辩意见,辩护律师应当申请再作答辩。质证时应紧密结合证据规则且应指出被质证的证据与具体哪项证据规则相悖,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是哪些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应对证据进行详细解剖方能使裁判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举证阶段辩护律师应予以重视,面对控方的质证不可保持沉默,应予以回应。例如,控方面对辩护律师提供的被告人表现良好证明,通常称其无关联性。作为辩护律师应提出,该种证据与量刑存在关联。

法庭辩论与证据辩护关系密切。潘金贵教授总结辩护律师于法庭辩论时三种常见错误:

1.辩护律师脱离法庭调查证据问题提辩护意见。辩护律师在法庭辩论通常将事先写好的辩护词拿出来念,未结合法庭调查的情况论证。

2.对于证明标准分析不透彻。对于因证据不足、证据矛盾而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案件,缺乏对证据不足、证据矛盾体现在哪些方面的具体论证。

3.忽视对证明责任分配的论证。证明责任是诉讼的脊梁,其对诉讼结局具决定性意义。相比于证明标准,证明责任分配更抽象,法庭调查阶段无法讨论,需在法庭辩论时澄清。

三、律师庭审证据辩护常见问题的解决方案

潘金贵教授对解决方法作出简要总结,提出了四点建议。第一,强化证据法意识。证据是诉讼的根本,辩护律师不能仅注重程序问题与实体问题。第二,加强证据法学习。第三,加强实践案例实操。第四,走专业化道路,成为专家型律师。办理刑事案件应将实体法、程序法、证据法均熟悉掌握,坚持刑事一体化道路。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应当做到两点,即专业与敬业。最后,潘金贵教授与听众分享自己的出庭感受,站在法庭上你就是代表正义一方。

文章来源:刑事律师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