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法治动态 > 正文

郭利案“三聚氰胺奶粉”敲诈勒索罪改判无罪

广东省高院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不能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广东省高院再审认为,从本案发生、发展的过程看,尚不能认定郭利的行为性质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利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不足以证明郭利实施了敲诈勒索行为。据广东省高院官方微信,本案审判长表示,消费者可选择通过媒体对产品质量进行舆论监督的方式维权。郭利不具备实施要挟行为的条件,不足以认定构成威胁、要挟。

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再审改判郭利无罪,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派员出席法庭。

2008年9月

政府有关部门公布了部分批次“施恩”牌奶粉含有三聚氰胺。郭利因女儿曾食用过该品牌奶粉,遂带女儿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郭利将家中剩下的和新购买的部分“施恩”牌奶粉送检,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随后,郭利多次找销售商和施恩公司索赔,并向媒体曝光。

2009年6月

郭利与施恩公司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郭利一方人民币40万元,郭利出具书面材料表示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随后,北京电视台播出《一个男人,如何使“施恩”奶粉低头》报道,内容主要是郭利向该台反映“施恩”奶粉问题。节目播出后,施恩公司派员与郭利取得联系。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郭利提出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施恩公司认为郭利属于敲诈勒索遂报案,郭利被公安机关抓获。

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郭利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潮州中院二审及再审均维持原判。郭利的父母提出申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该案。

再审开庭时,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在出庭意见中明确表示,原审上诉人郭利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对郭利的定罪量刑错误。最终,广东高院采纳检察机关意见,判决撤销潮州中院及潮安县法院原裁判,改判原审被告人郭利无罪,并当庭告知郭利可依法向原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

对话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处“郭利案”办案检察官

记者:您在出庭意见中明确表示,郭利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并最终获得法庭采纳,请问如何得出无罪结论?

检察官:郭利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是我们依据案件事实和证据,适用刑法及相关法律规定,对行为人的主客观方面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首先,我们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郭利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的规定,敲诈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他人实施威胁、恐吓,索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行为。非法占有的目的,是指无法律依据而意图占有对方财产。

本案中,原审上诉人郭利的女儿食用了含三聚氰胺的“施恩”牌奶粉,经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医院检查,证实其“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证明身体受到“施恩”牌奶粉的侵害,郭利作为其法定监护人,有权利向奶粉的生产厂家索赔,其索赔行为有法律依据,具有目的正当性。

记者:郭某女儿获得了“施恩”公司40万元人民币补偿,并且郭利承诺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之后,郭利再次提出300万元的索赔要求,是否丧失其目的正当性?

检察官:我们认为,奶粉的生产厂家与郭利女儿之间存在侵权法律关系,其依法具有索赔的权利。郭利代表女儿围绕侵权事实索赔,是在行使民事权利,不影响其目的正当性。至于郭利是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其索赔300万元能否得到实现,由双方协商确定或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在此之前,属于有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郭利索取300万元赔偿,是行使民事权利的一种方式,不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记者:郭利在索赔的过程中,向施恩公司提出如不满足其要求,将通过国内外媒体进行负面报道、扩大影响、让两家公司无法控制直至破产。这是否属于构成敲诈勒索罪的威胁、要挟行为?

检察官:郭利采用的手段行为是威胁向媒体曝光。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六条的规定,国家鼓励、支持一切组织和个人对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社会监督。大众传播媒介应当做好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宣传,对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舆论监督。因此,消费者对损害其合法权益的行为,有权通过大众传播媒介予以揭露、批评。郭利威胁向媒体曝光,手段行为合法合理,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行为要件。综上,我们认为,郭利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裁定对郭利的定罪量刑错误。为了保证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维护司法公正,准确惩治犯罪,保护被告人合法权益,我们依法提出郭利无罪的出庭意见。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阳光检务网 韦磊)


“三聚氰胺奶粉”敲诈勒索罪证据不足 索赔未超出民事纠纷范畴

广东高院再审:敲诈勒索罪证据不足 索赔未超出民事纠纷范畴

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一名受害儿童的父亲郭利向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施恩公司)维权索赔。在获偿40万元后,他再提出300万元的赔偿要求,最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14年出狱后,郭利继续申诉。今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郭利敲诈勒索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再审改判郭利无罪。

案情回放:

“结石宝宝”父亲多次索赔

2008年9月,政府有关部门公布了部分批次“施恩”牌奶粉含有三聚氰胺。郭利因女儿小涵曾食用过该品牌奶粉,遂带女儿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郭利将家中剩下的和新购买的部分“施恩”牌奶粉送检,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随后,郭利多次找销售商和施恩公司索赔,并向媒体曝光。

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与郭利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郭利一方人民币40万元,郭利出具书面材料表示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2009年6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了题为《一个男人,如何使“施恩”奶粉低头》的报道,内容主要是郭利向该台反映“施恩”奶粉问题。同年6月29日,施恩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公司派员主动与郭利取得联系。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郭利提出要求对方再赔偿300万元。雅士利公司认为郭利提出过高要求是对其敲诈勒索遂报案,郭利被抓获。

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郭利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潮州中院二审及再审均维持原判。

广东高院:

郭利可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随后,郭利的父母提出申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后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该案。

广东高院再审认为:从本案发生、发展的过程看,尚不能认定郭利的行为性质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利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不足以证明郭利实施了敲诈勒索行为。故判决撤销潮州中院及潮安县法院原裁决,改判原审被告人郭利无罪。审判长当庭告知郭利可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涉案公司代表、媒体记者及部分群众旁听了宣判。

连线法官

宣判结束后,记者在宣判现场就本案的几个焦点问题采访了本案审判长李华。

广州日报:本案是否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

李华:从本案发生、发展的过程看,尚不能认定郭利的行为性质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涉案40万元赔偿协议履行后,电视台播出郭利反映“施恩”奶粉问题的报道,系施恩公司主动联系郭利。在施恩公司一方有再次赔偿的意思表示,或双方皆有再次就赔偿问题进行商谈意愿的前提下,郭利就赔偿数额提出要求,符合民事纠纷协商解决的特征。

广州日报:获赔40万元后再次提出赔偿请求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李华:虽然郭利已实际获得的赔偿数额和再次要求的赔偿数额,超出了当时有关部门处理问题奶粉事件的最高赔偿标准,但在其女儿人身损害程度没有评估鉴定,及施恩公司主动联系其继续协商处理纠纷的情况下,不宜因郭利提出新的索赔数额超出以上标准,而认定郭利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广州日报:本案为何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要件特征?

李华: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利实施了敲诈勒索行为。敲诈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威胁、要挟的方法,迫使被害人交出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消费者可选择通过媒体对产品质量进行舆论监督的方式维权。郭利提出300万元索赔前,政府部门已向社会公布了相关奶粉的质量问题,其不具备实施要挟行为的条件,其虚构妻子因故流产、患精神病等事实,不足以引发施恩公司一方产生恐惧、害怕等精神上的强制效果,该行为不足以认定构成威胁、要挟。

声音:正义没有缺位

备受关注的郭利敲诈勒索案,广东高院再审宣告郭利无罪并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

正义虽然迟到但没有缺席,我们看到了司法机关依法纠正冤错案件的努力。

该案原审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事实和证据的认定方面,原判认定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和敲诈勒索行为等有罪证据不足;二是对查明事实的法律评价方面,将民事纠纷作为刑事案件来处理。

消费纠纷中的“过度维权”与敲诈勒索的区分是刑事司法理论研究中一个值得关注的课题,理论界有不同的观点争鸣,在司法实践中也是一个难点。对于消费者提出的过度高额索赔,能否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需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分析认定。监督产品质量是消费者的合法权利,消费者以向媒体曝光方式索赔,不能简单等同于敲诈勒索行为。司法实践中,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种不同性质的行为有赖于司法能力和水平的提升。

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旨在确保有罪的人受到公正惩罚、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为实现司法公正、防止产生冤错案件作了制度上的规定。通过本案的纠错,我们看到了实现个案公正的目标正在落实,看到了人权刑事司法保障的逐步完善,也看到了我国法治的不断进步。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刑事法研究中心副主任聂立泽

文章来源:搜狐网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