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刑事实务>正文

“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的司法认定

最近朋友圈出现一篇“在车内实施强奸一审判决没收车辆二审予以改判”的文章,大概说的是某人在车内临时起意,欲同某女发生性关系(未遂),后被以强奸罪起诉,一审判决犯强奸罪有期徒刑十个月,随案移送供犯罪所用白色起亚K3(贵E×××××)轿车一辆、车钥匙一把、行驶证一本,予以没收。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认为贵E×××××车辆未过户,不是犯罪工具,不应被没收。后经二审改判撤销没收车辆,发还被告人。

二审法院认为,对于该车是否属于犯罪工具应予以没收,虽然胡XX系在该车内对被害人王某某实施了强奸犯罪,但根据被害人陈述及胡XX的供述,该车并非为实施强奸犯罪而事前准备,平时主要用途为家庭生活,不应认定为犯罪工具。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但对于何为“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没有明确规定,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存在认识分歧,尤其是对于非直接或非专门用于犯罪的财物、设定了他人民事权利的财物等如何认定、处理尚不统一。

具体到本案,对于被告人蒋超超、林恺在盗窃犯罪实施过程中驾驶的陕A8xxxx、陕AZxxxx轿车是否应认定为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继而判决予以没收,在本案一、二审审理中形成以下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蒋超超、林恺在盗窃犯罪中分别驾驶陕A8xxxx、陕AZxxxx轿车多次载被告人被告人郗菲菲、李超到网吧实施盗窃,并在盗窃完成后作为逃离工具,应认定为“供犯罪所用本人财物”。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蒋超超、林恺在盗窃犯罪中驾驶的陕A8xxxx、陕AZxxxx轿车虽然起到了载人到达和逃离犯罪现场的工具作用,但该车之上设定有其他合法抵押权,且该车并非蒋超超、林恺为盗窃犯罪而购买,根据二被告人的罪行,如果对其车辆予以没收,和第一、第二被告人相比会产生明显惩罚失衡。

我们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对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应当予以没收的“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结合财物与犯罪的关联程度、是否损害他人合法民事权利等因素,综合衡量财物价值与犯罪情节的相当性作出认定。

“供犯罪所用财物”应是与犯罪有经常性或密切性联系,对犯罪实施具有重要作用的财物

对于“供犯罪所用”的理解认识,按照文义解释方法,即为为犯罪而使用的财物。从广义范围而言,所有在犯罪预备、犯罪实行过程中使用的与犯罪有联系的一切财物都包含在上述范围。照此逻辑,犯罪中被告人实际使用的与犯罪没有必然联系的生活必需品或常用品,如穿着的衣服、鞋袜也都属于“供犯罪所用”,如果予以没收,显然有违常情常理,会引发法律评价与社会经验的冲突问题。按照法律解释方法理论,在文义解释出现问题时,就需要采用文理解释方法,从立法本意和法律精神去把握条文的内涵外延。刑法之所以规定将“供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主要目的为特殊预防、剥夺被告人再犯能力,当然实际上也会产生一定惩罚效果。基于对没收“供犯罪所用财物”这一行为目的、性质的分析,因而在认定“供犯罪所用财物”时主要应从财物与犯罪的关联性方面去把握,需要考量财物对于犯罪的作用大小、联系紧密程度等因素。对于专门用于犯罪的财物应认定为“供犯罪所用”没有争议。对于非专门用于犯罪的财物,可从以下二个方面去判断:

第一,财物与犯罪应该存在直接或者密切联系。所谓直接联系就是该财物对犯罪行为或结果的发生起到决定或者直接作用,或者说该财物是实施或者完成犯罪行为的必要条件或重要条件,比如在运输毒品犯罪中的轿车,就与犯罪有着直接联系;所谓密切联系,即财物和犯罪存在经常性的联系,财物经常用于犯罪,反复使用。

第二,被告人有将财物用于犯罪的主观认识。刑法第六十四条虽未限定没收“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必须发生在故意犯罪中,但从文义解释看,“供犯罪所用”是被告人在主观上对财物用于犯罪有明确的认识,继而积极主动的在犯罪中使用该财物。由于过失犯罪,被告人对犯罪实施缺乏主动性,对犯罪目的实现也没有积极追求,对于财物在犯罪中的使用缺乏主动性和明确认识,故不属于应当没收的情形。

本案中,被告人蒋超超、林恺的轿车的主要用途为家庭生活和工作,没有连续性或者长期性用于实施盗窃犯罪,故不属于专门用于犯罪的财物。同时,该轿车只是交通工具,并非盗窃犯罪实施的必要条件或者重要条件,故不应认定为“供犯罪所用”。

文章来源:刑事律师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