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刑事实务>正文

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借款”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近年来,民间借贷甚至高利贷日益普遍,如何区分刑事诈骗犯罪和民事借款纠纷的界限,就变得极其重要,处理稍有不慎,不仅毁掉一个企业家,还可能毁掉一个企业。我们认为,区分的关键就在于借款人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正如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贷款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一样,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借款”行为也不构成诈骗罪,只有查实借款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借款”行为才构成诈骗罪。

一、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的区分

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在客观方面都表现为使用欺骗手段骗取贷款,区别就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对行为人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目的,或者证明其非法占有目的证据不足的,只能认定为骗取贷款罪。

1、骗取贷款行为的认定

贷款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行为。欺骗方法是指:(1)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的;(2)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的;(3)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的;(4)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或者超出抵押物价值重复担保的;(5)以其他方法诈骗贷款的。

贷款人虽然使用欺骗方法获取金融机构贷款,但没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成立骗取贷款罪,如果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的,构成骗取贷款罪。骗取贷款罪刑法条文并未对欺骗手段作出明确规定和限制,可以参照贷款诈骗罪中规定的欺骗手段加以理解和适用。

2.贷款人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

根据相关法律司法解释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认定贷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1)假冒他人名义贷款的;(2)贷款后携款潜逃的;(3)未将贷款按贷款用途使用,而是用于挥霍致使贷款无法偿还的;(4)改变贷款用途,将贷款用于高风险的经济活动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导致无法偿还贷款的;(5)为谋取不正当利益,改变贷款用途,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致使无法偿还贷款的;(6)使用贷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7)隐匿贷款去向,贷款到期后拒不偿还的,等等。

对于不能证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能以贷款诈骗罪论处。例如,因不具备贷款的条件而采取了欺骗手段获取贷款,案发时有能力履行还贷义务,或者案发时不能归还贷款是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因经营不善、被骗、市场风险等,只能认定为骗取贷款罪。对于合法取得贷款后,没有按规定的用途使用贷款,到期没有归还贷款的,既不能以贷款诈骗罪论处,也不能以骗取贷款罪论处,除非有证据证实,行为人故意将贷款改用于高风险的经济活动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导致无法偿还贷款。

3.欺骗行为与获得贷款之间因果关系的认定

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实质上是认定贷款人对于结果是否有支配力,是否应当为结果承担责任的过程。具体到骗取贷款罪中的因果关系,就是看贷款人的欺骗行为是否使金融机构陷入错误认识,并进而发放贷款。

⑴贷款人的欺骗行为必须足以使金融机构陷入错误认识,并基于错误认识而发放贷款。为了规范贷款行为,提高贷款质量,保证贷款资金的安全性和使用的有效性,加速信贷资金周转,国家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等一系列金融法律、法规,对贷款主体资格、条件、程序作出明确规定。实践中,贷款人为了获取贷款,达到规定的贷款条件,通常采取编造引进投资、项目虚假理由、使用虚假经济合同、虚假财务报表等资信证明、虚假产权证明作担保等方式欺骗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误认为贷款人符合贷款资格、条件,进而发放贷款。这种情况下,贷款人的欺骗行为对金融机构发放贷款起到了支配性的作用,属于骗取贷款行为。相反,如果金融机构为了片面追求利润,明知贷款人提供了虚假贷款资料,仍然冒险发放贷款,由于其并未陷入错误认识,则不属于骗取贷款行为。

⑵有真实抵押、担保情况下是否影响因果关系的认定。贷款人虽然提供了真实的抵押、担保,但编造虚假的贷款事由、资信证明、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等虚假材料,虚构资金用途,导致金融机构高估其资信现状,陷入了错误认识,误认为其符合贷款的条件,进而发放贷款的,其欺骗行为对发放贷款具有原因力,二者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就应当认定为骗取贷款。如果贷款人为获得贷款,只是对自己的资信状况、财务状况作了某种程度的夸大,并不影响金融机构对其是否符合贷款条件的认识,就不能认定为骗取贷款。

二、骗取借款与诈骗罪的区分

借款与贷款本质上是一样的,其中主要区别恐怕在于是否向金融机构借款。金融是经济的血脉,金融机构向来是国家重点保护对象,如果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贷款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那么,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借款”行为,当然也不构成诈骗罪。我国刑法中没有骗取借款罪或者骗借财物罪,对于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骗取借款”行为,不能定罪处罚,只能以民事纠纷处理。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民间借贷纠纷是指借款人与出借人达成书面或口头的借贷协议,由借款人向出借人借款,因借款人不能按期归还借款而产生的民事纠纷。诈骗罪与民间借贷纠纷的区分关键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如何判断借款人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目的,需要综合各种主客观因素进行判断、认定。根据实务经验,一般综合考察下列因素:

1.借款人与出借人的相互关系

民间借贷一般发生在熟人之间,或者经由熟人介绍后,借贷双方彼此相互信任,双方基于友好、互助和信任而借贷。借贷双方都有较高的诚信度,借款人借款时一般不会故意欺骗、欺诈出借人,借款后不会否认借贷关系并积极创造条件还款;即使没有按期归还借款,也是客观原因造成,是“不能”,而非“不为”;即使有一些谎言,也是适当夸大困难博取同情或者适当夸大能力赢得信任,以便获得借款。而诈骗犯罪,双方一般不熟悉,借款人多以欺诈行为取得对方的信任,借款人自始至终就没有还款意愿,骗取钱财后,往往大肆挥霍、销声匿迹。

2.借款人在借款时是否实施了诈骗手段

手段的非法性是确定借款人主观目的的重要依据。非法占有目的在客观上均首先表现为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诈骗行为。骗借与诈骗都包含一定的欺骗成分,但程度是不同的。欺诈行为必须达到使一般人能够产生错误认识的程度,假如对自身诚信度或者还款能力进行口头夸大,没有超出社会容忍范围的,不是诈骗行为。民事借款纠纷中的借款未还,因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借款人在借款前后虽然采取了一定的欺骗手段,但这种欺骗行为与事后发生的不能归还的结果之间不具有诈骗罪的手段和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属于诚信瑕疵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3.借款人有无还款能力

如果借款人明知毫无还款能力,没有任何财产,也无正当职业,却以欺骗手段大量借款,即使借款时均出具借条,但因借款人不具有还款能力,该借条从来无法兑现,此时就可以判断借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这里所说的还款能力包括借款前和借款后,如果借款人在借款前不具有还款能力,但在借款后将款项用于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或者进行正当投资,有固定可靠的收入来源,那么应认定其有还款能力。

4.借款用途是否具有非法性

借款人对于借款用途的非法性是判断借款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重要依据。对于正常的民事借款,借款人一般会将款项用于正当用途,并且会在借款时主动说明,以使借款人相信而且愿意借款。而诈骗犯罪的借款人主要将借款用于非法目的,如贩毒、非法经营、赌博以及投机行为等。借款人虽然用于非法目的,但只要按期归还,就不能认定借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这里所说的借款用途,应当是借款的主要用途,即款项的全部或大部分流向,而不包括借款人将少量借款用于非法用途等。另外,对于改变资金用途,必须考虑双方约定和惯例,不能简单地以改变了资金用途就直接推定借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5.借款人不能归还借款的原因

无论是诈骗犯罪还是民间借款纠纷,其最终结果都是因为借款人没有归还借款而产生。但一般的民事借款纠纷,由于借款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借款不能归还的结果只能是由客观原因所致,如不可抗力、经营亏损等,而诈骗犯罪中的不能归还借款,是由借款人的主观原因所致:一是能够返还而拒不返还,如携款逃离、藏匿财产、转移资金等;二是将借款用于挥霍浪费、违法犯罪活动如赌博、非法经营、贩卖毒品等,由于借款人对于款项的挥霍浪费或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后可能导致款项的无法归还这一结果是明知的,二者之间有因果关系,故可以推定借款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6.借款人有无还款的实际行为

既然有“借款”行为当然就应当有“还款”行为,如果只“借”不“还”,甚至连还款的措施和努力都没有,就不是民事借贷关系。对于一般的民事借款,借款人因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即使因为客观原因导致不能返还,也会积极、主动采取补救措施,以达到归还借款的目的;而以借款方法实施诈骗犯罪的借款人,其目的是为了非法占有借款,即使有还款能力也不还款,更不会为还款而采取各种方法和措施。

7.借款人在不能归还借款后的态度

借款人对于借款后的还款态度,可以作为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辅助依据。借款人在不能归还借款时,不是积极采取有效的措施弥补和减少债权人损失,而是失联、逃匿或者藏匿财产、转移资金等,就可以结合其借款时实施的欺诈行为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借款人只要失联、逃匿就构成诈骗。

总之,诈骗犯罪的非法占有目的是行为人的主观心理活动,除了行为人的口供以外,不可能有其他直接证据证实,但行为人的口供容易反复、稳定性差,只能通过与主观心理活动相联系的外在行为并综合社会的普遍价值观来加以推断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三、骗借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案例

《刑事审判参考》第122集第1432号指导案例:欺骗行为不严重不影响被骗人通过民事途径进行救济的不宜认定为诈骗。

1.基本案情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重新审理査明:2010年7月,被害人杨超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安达街英海小区做墙体保温,认识了被告人黄钰的父亲后通过黄钰的父亲认识了黄钰。2010年10月至2011年8月,黄钰以能为杨超在南航长春机场办理接送员工及滞留旅客车辆运营为名,先后3次从杨超手中骗取73.5万元。后杨超向黄钰借款7万元,其余66.5万元黄钰于2012年2月3日让杨超去她家取钱,杨超来到黄钰家,当听到黄钰只给本金66.5万元,杨超拒绝收取。2012年2月15日杨超向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报案,2012年2月21日黄钰在其家中被抓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黄钰虽然占用了被害人杨超购车款65万元,但杨超从没有向黄钰主张要回此款,并且黄钰要求将购车款66.5万元还给杨超,由于杨超拒绝接受,黄钰才未将购车款返给杨超,说明黄钰并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相关证据证明,案发前,在杨超尚未发觉被骗,也未向黄钰催款的情况下,黄钰主动找杨超提出还款要求,且黄钰在同期有还款能力。因此,黄钰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遂判决如下:被告人黄钰无罪。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2.评析

判断一个行为是民事欺诈还是诈骗犯罪,关键看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即使行为人在取得财物时有欺诈行为,只要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赖账,确实打算偿还的,就仍属于民事纠纷,不应认定为诈骗罪。如何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判断:一是看行为人是否有逃避偿还款物的行为。行为人取得财物后即携款(物)逃匿,躲避被害人催债;或者将财物转移、隐匿,拒不返还;或者将财物用于赌博、挥霍等,致使无法返还的,都属于逃避偿还的行为。二是看被骗人能否能够通过民事途径进行救济。一般来说,构成诈骗罪的行为,应当是不能通过民事途径进行救济的行为。欺骗行为尚不严重,不影响被骗人通过民事途径进行救济的,不宜轻易认定为诈骗犯罪。将能够通过民事途径救济的骗取财物行为排除在诈骗犯罪之外,也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

本案中,现有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黄钰虚构事实从被害人杨超处骗取73.5万元:首先,黄钰虚构了能够买到便宜考斯特车(用于南航长春机场办理接送员工、滯留旅客的车辆运营挣钱)和用购买的考斯特车向银行贷款300万元借给被害人杨超两个事实。其次,杨超共给付黄钰73.5万元。

但是,本案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黄钰具有非法占有该款项不予归还之目的,反而证明黄钰有归还的意愿:(1)案发前,黄钰主动反复要求还款。银行账户明细证实,同期黄钰账户有70余万元,有还款能力。(2)黄钰提出还款前,杨超尚未发现被骗,也从未催要还款。黄钰供认欺骗杨超,但未供认要非法占有杨超的钱,仅供称“我找杨超借钱,他不会借给我,他跟我不熟,我只有骗他说和他做生意,才能让他把钱给我用。”(3)黄钰未能在案发前实际还款与被害方拒收和不配合有关。杨超和黄钰提供的录音资料都证实黄钰反复要求还款,杨超拒绝只收本金,并以死相威胁。(4)案发后,黄钰于2012年4月15日向杨超账户汇款6.5万元。

被告人黄钰虽然编造谎言、隐瞒真相,骗借了被害人杨超的钱款,但主观上并没有非法占有目的,反而有大量证据证明在杨超尚未发现被骗之前,黄钰就提出了还款要求,且其有偿还能力。故本案本质上属于民间借贷纠纷,构成民事欺诈,而非诈骗罪。

四、为讨还欠款而充当高利贷中介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案例

浙江省嘉兴市人民检察院杨小川提供的沈某诈骗案,在论证资不抵债仍虚构事实借款的认定问题时,对于为讨还欠款而充当高利贷中介的行为人直接不认为是犯罪。

1.案情

2007年10月,被告人沈某因苏某某无法归还钱款而受让了大洋公司,并自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承担原大洋公司全部债权债务。2007年10月至11月间,大洋公司因转让前的债务纠纷而被嘉兴市人民法院查封了土地使用权,再加上被告人沈某为归还欠款而向多人借高利贷,并以后贷还前贷,导致公司资不抵债。2008年3月21日,被告人沈某为归还王某某80万元的借款,经王某某介绍至被害人朱某某处,隐瞒大洋公司主要资产被査封及个人、公司大量负债、严重资不抵债等事实,虚构银行贷款正在办理等理由,骗取朱某某钱款94万元,用于偿还王某某的欠款。2008年4月25日,被告人沈某为归还他人借款,又以大洋公司名义谎称建厂房、进设备需要资金,从被害人周某某处骗取钱款180万元。借款到期后,朱某某、周某某等多人多次催讨,并向嘉兴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被告人沈某均拖延不还,2008年8月逃匿在外躲避,至2010年10月19日在浙江省宁波市被抓获归案。周某某通过诉讼追回损失24万元。

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实,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沈某为归还高利贷而骗取他人钱财,在犯罪起因和赃款去向上有别于其他诈骗犯罪,在量刑时酌情体现。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条、第55条第1款、第56条第1款、第64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沈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责令被告人沈某退赔250万元给被害人。

2.评析

对于本案,法院、检察官都认为沈某的借款行为是诈骗行为,而非民事借贷行为。但被告人沈某及其辩护人始终认为,沈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目的,客观上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借款有借条,中途有还款的意愿,借款后未用于个人挥霍,也未个人占有,全部用于公司经营和个人还款,故属民间借贷关系,不构成诈骗罪。

对于沈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本文不作评论。值得肯定的是,根据文章叙述:“被告人沈某为归还王某某80万元的借款,经王某某介绍至被害人朱某某处,隐瞒大洋公司主要资产被査封及个人、公司大量负债、严重资不抵债等事实,虚构银行贷款正在办理等理由,骗取朱某某钱款94万元,用于偿还王某某的欠款。”王某某为讨还沈某所欠80万元款项,而介绍沈某到被害人朱某某处借款,沈某借到款项后依约还了欠款(是否全部还清不明)。当地检察机关不仅未对王某某以诈骗罪共犯提起公诉,甚至未以非法所得为由向王某某追缴赃款。我认为,检察机关承认王某某被害人地位,将其讨回欠款视为善意所得,是尊重市场经济交易规则,充满人性温暖的执法行为,值得肯定。

文章来源:刑事律师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