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审判参考》历年来总目录(下)735-1089号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6期,总第83期)
[第735号]李启红等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如何确定内幕信息价格敏感期、建议他人买卖与内幕信息有关的证券行为如何定性以及如何区分洗钱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第736号]刘俊破坏生产经营案——非国有公司工作人员出于个人升职目的,以低于公司限价价格销售公司产品,造成公司重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37号]李飞故意杀人案——对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如何适用死缓限制减刑
[第738号]晏朋荣故意杀人、抢劫案——关键证据存在疑点,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案件,应当宣告无罪
[第739号]宋江平、平建卫抢劫、盗窃案——对共同犯罪中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被告人如何决定限制减刑
[第740号]陈万学抢劫、刘永等人盗窃案——共同盗窃犯罪中转化型抢劫罪的认定
[第741号]谢新冲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手机定位属于刑法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
[第742号]古丽波斯坦•巴吐尔汗贩卖毒品案——司法机关查获部分毒品后,被告人主动交代了实际贩毒数量,并达到死刑数量标准的,如何量刑
[第743号]夏志军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如何认定制造毒品犯罪的“幕后老板”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1期,总第84期)
[第744号]朱丽清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物品案——走私年代久远且与人类活动无关的古脊椎动物化石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45号]杨伟故意伤害案——如何确定犯罪行为对应的法定最高刑及追诉期限
[第746号]刘祖枝故意杀人案——提供农药由丈夫自行服下后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导致丈夫中毒身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747号]汪某故意杀人、敲诈勒索案——如实供述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经掌握的罪行在事实上密切关联的,不构成自首
[第748号]自诉人桥本郁子诉被告人桥本浩重婚案——涉外重婚犯罪的管辖及域外证据在刑事审判中的审核采信
[第749号]蔡苏卫等抢劫案——以借钱为名劫取财物使用后归还并付利息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50号]韩江维等抢劫、强奸案——指认被害人住址并多次参与蹲守,但此后未参与实施抢劫的,是否属于犯罪中止
[第751号]孙伟勇盗窃案——伪造证明材料将借用的他人车辆质押,得款后又秘密窃回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52号]周帮权等赌博案——在内地利用香港“六合彩”开奖信息进行竞猜赌博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53号]魏光强等走私运输毒品案——提供线索并协助查获大量案外毒品,但无法查明毒品持有人的,是否构成立功
[第754号]陆某受贿案——国家工作人员通过其情人职务上的行为收取贿赂,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55号]刘某、姚某挪用公款案——如何认定职务犯罪案件中的自首及把握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范围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2期,总第85期)
[第756号]肖时庆受贿、内幕交易案——因获取让壳信息而指使他人购买让壳公司股票,后借壳公司改变的,是否影响内幕信息的认定
[第757号]杜兰库、刘乃华案及刘乃华泄露内幕信息案——内幕信息、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和非法获取人员的认定以及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把握
[第758号]赵丽梅等内幕交易案——内幕信息知情人员的近亲属或者与其关系密切的人被动获悉内幕信息的,能否认定为“非法获取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
[第759号]王召成等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案——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中“危险物质”的认定
[第760号]谢忠德危险驾驶案——对危险驾驶罪状中的“道路”如何理解
[第761号]张某故意杀人案——如何在近亲属之间的杀人犯罪案件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体现罪责刑相适应
[第762号]苏光虎故意杀人案——对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证据确实、充分”的定案标准
[第763号]王维喜强奸案——关于瑕疵证据的采信与排除
[第764号]刘飞抢劫案——驾驶机动车“碰瓷”行为如何定性
[第765号]孙超等抢劫、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抗诉期限届满后,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在支持抗诉时增加抗诉对象的,如何处理
[第766号]邓玮铭盗窃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网络上利用出现系统故障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故意输入错误信息,无偿获取游戏点数,如何定性
[第767号]蒋泵源贩卖毒品案——明知他人从事贩卖毒品活动而代为保管甲基苯丙胺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68号]蔡轶等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案——如何区分组织卖淫罪与协助组织卖淫罪
[第769号]陈继明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仅为提高浏览权限而担任淫秽网站版主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770号]董志尧组织淫秽表演案——招募模特和摄影者,要求模特摆出淫秽姿势供摄影者拍摄的,如何定性
[第771号]李成兴贪污案——社保工作人员骗取企业为非企业人员参保并私自收取养老保险费的行为,如何定性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3期,总第86期)
[第772号]王宇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刑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的适用
[第773号]程瑞洁等走私废物案——走私的废物中混有普通货物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774号]卜毅冰虚报注册资本案——对委托他人代为垫资骗取公司登记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75号]陈黎明故意伤害案——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因有漏罪而被起诉,在漏罪审理期间又故意犯新罪,是否属于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情形
[第776号]徐凤抢劫案——“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的理解和适用
[第777号]王伟华抢劫案——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能否成为转化型抢劫罪的犯罪主体
[第778号]胡建明抢劫案——在被告人翻供的情况下,如何排除合理怀疑
[第779号]郑福田、傅兵抢劫案——对共同犯罪案件如何把握“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780号]尚娟盗窃案——明知他人报案而留在现场,抓捕时亦无拒捕行为,且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是否构成自首
[第781号]武亚军、关倩倩拐卖儿童案——出卖亲生子女构成拐卖儿童罪,具备特殊情况的,可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
[第782号]王平运输毒品案——拒不供认毒品来源,又不能证明系受人指使、雇佣运输毒品的,如何处理
[第783号]童莉、蔡少英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协管员非法侵入道路交通违法信息管理系统,清除车辆违章信息,收取违章人员钱财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84号]孙小虎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如何认定和适用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中的“经济损失”和“违法所得”情节
[第785号]李波盗伐林木案——以出售为目的,盗挖价值数额较大的行道树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86号]刘某贪污案——适用减轻处罚情节能否减至免予刑事处罚
[第787号]袁珏行贿案——配合检察机关调查他人受贿案件时,交代向他人行贿的事实,能否认定为被追诉前主动交代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4期,总第87期)
[第788号]刘本露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行为人因受伤在医院治疗,公安机关向其询问案情时,拒不交代肇事经过,并虚构身份信息,后逃离医院的行为,是否应当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
[第789号]屠桂军等故意杀人案——对共同犯罪中“零口供”的被告人如何认定其犯罪事实
[第790号]张甲、张乙强奸案——共谋轮奸,一人得逞,未得逞的人是否构成强奸既遂?如何区分该类犯罪案件中的主、从犯地位
[第791号]刘友祝拐卖妇女案——为无民事行为能力妇女介绍对象收取费用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92号]苑建民、李佳等绑架、强奸案——行为人实施强奸行为完毕离开现场后,其他帮助犯起意并对同一被害人实施轮奸行为的,能否认定该行为人构成轮奸
[第793号]张超抢劫案——行为人在赌博完毕离开后返回赌博现场抢走赌资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94号]张兴等绑架案——绑架犯罪案件中,非因被告人的故意、过失行为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认定为“致使被绑架人死亡”
[第795号]陈某盗窃案——窃取公司提供充值服务的密保卡数据,并进行非法充值,使公司QQ密保卡对应的等值服务资费遭受损失的,是否构成盗窃罪?如何确定该类行为的盗窃数额
[第796号]汪李芳盗窃案——盗窃移动公司代理商经营的手机SIM卡,代理商在行为人盗窃既遂后从移动公司获取销售手机SIM卡的返利,返利是否应当在认定盗窃数额时予以扣除
[第797号]田友兵敲诈勒索案——暂予监外执行期满后发现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的,不应当数罪并罚
[第798号]李冉寻衅滋事案——法院变更公诉机关指控罪名的,在程序上如何处理?
[第799号]吴秀龙等贩卖毒品案——对身患重病但因不符合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看守所或者监狱拒绝收监的,法院如何处理
[第800号]凌万春、刘光普贩卖、制造毒品案——如何认定毒品共犯的地位、作用以及“制造”毒品行为
[第801号]胡俊波走私、贩卖、运输毒品,走私武器、弹药案——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具体认定立功情节以及如何把握基于立功情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界限
[第802号]王小情、杨平先等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案——利用麻黄碱类复方制剂加工、提炼制毒物品并非法贩卖的,如何定性
[第803号]解群英等非法买卖制毒物品、张海明等非法经营案——非法买卖麻黄碱类复方制剂以及将麻黄碱类复方制剂拆改包装后进行贩卖的,如何定性
[第804号]萧俊伟开设赌场案——对明知是赌博网站仍为其提供资金结算便利的行为,如何定性?如果构成开设赌场罪的共犯,其在共犯中的地位如何认定
[第805号]姚太文贪污、受贿案——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借给其他单位使用,虽然在事后收受对方财物,但难以证实借款当时具有谋取个人利益目的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806号]吕辉受贿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网管员为医药销售代表“拉单”收受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5期,总第88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专刊
《刑事审判参考》(2012年第6期,总第89期)
[第807号]张海岩等合同诈骗案——承运过程中承运人将承运货物暗中调包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08号]吴某合同诈骗案——挂靠轮船公司的个体船主,在履行承运合同过程中采用以次充好的方式骗取收货方收货并向货主足额支付货款及运费的,该行为如何定性
[第809号]杜战军徇私舞弊不征税款、受贿案——如何把握徇私舞弊不征税款罪的构成要件及税收损失数额的认定?
[第810号]邓明建故意杀人案——对直系亲属间帮助自杀的行为如何定性处罚
[第811号]赵新正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已准备去投案”和“正在投案途中”
[第812号]季忠兵过失致人死亡案——特殊环境下被告人致人死亡,如何评价被告人的主观罪过
[第813号]杨道计等故意伤害案——仅有被害人家属证言证实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认定被害人死亡?如何认定伤害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第814号]刘某抢劫、强奸案——为抢劫、强奸同一被害人,穿插实施多种多次暴力犯罪行为,致使被害人跳楼逃离过程中造成重伤以上后果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815号]尹志刚、李龙云抢劫案——提供配好的钥匙给同伙,让同伙入室抢劫共同居住人的,行为人与同伙是否均构成入户抢劫
[第816号]范永红、韩亚飞等抢劫、盗窃枪支案——庭审后或者复核审阶段发现庭审质证的证据存在问题的,应如何处理
[第817号]汪久胜抢劫案——被告人不如实供述的,如何根据在案证据认定其犯罪动机[第817号]汪久胜抢劫案——被告人不如实供述的,如何根据在案证据认定其犯罪动机
[第818号]徐伟抢劫案——在高速公路上持刀抢劫出租车司机,被害人下车呼救时被其他车辆撞击致死,能否适用“抢劫致人死亡”
[第819号]曹海平诈骗案——虚构事实,待店主交付商品后,谎称未带钱,在回家取钱途中趁店主不备溜走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20号]黄某诈骗案——侵入单位内部未联网的计算机人事系统篡改他人工资账号,非法占有他人工资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21号]李某贩卖毒品案——对被告人辩称受人雇用贩卖毒品的案件,如何把握死刑政策和证据标准
[第822号]易大元运输毒品案——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过程中暴力抗拒检查、抓捕,造成执法人员重伤、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23号]渚明剑受贿案——法院如何审查受贿案件辩方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1期,总第90期)
[第824号]于在青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案——依法负有披露义务的公司、企业对依法应”披露的重要信息不按规定披露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如何处理以及上市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违规向不具有清偿能力的控股股东提供担保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25号]刘顺新等违法发放贷款案——在发放贷款案件中挪用资金罪和违法发放贷款罪的区分
[第826号]管怀霞、高松祥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案——如何认定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的“情节严重”
[第827号]许俊伟、张建英合同诈骗案——“继续追缴”涉案财物执行主体和执行程序
[第828号]张军、张小琴非法经营案——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非法经营罪的认定
[第829号]朱胜虎等非法经营案——如何依据法定情节对罚金刑减轻适用
[第830号]胡金亭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刑法第四十九条“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死亡”
[第831号]李国仁故意杀人案——杀人后主动报警表示投案,等待抓捕期间又实施犯罪的,能否认定为自首
[第832号]李某故意伤害案——如何通过主观认识要素区分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
[第833号]邱垂江强奸案——一审宣告无罪后,检察机关提出抗诉并提供对定罪有重大影响新证据的,二审不得直接改判有罪
[第834号]韦风强奸、故意杀人案——被害人因躲避强奸在逃离过程中失足落水,行为人未实施救助,导致被害人溺水死亡的事实是认定为强奸罪的加重情节还是单独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第835号]王献光、刘永贵拐卖儿童案——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36号]王红柳、黄叶峰诈骗案——设置圈套控制赌博输赢并从中获取钱财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37号]史兴其诈骗案——利用自己准备的特定赌具控制赌博输赢行为的定性
[第838号]吴荣平妨害作证、洪善祥帮助伪造证据案——诉讼双方当事人串通伪造证据实施虚假诉讼行为的定罪与处罚
[第839号]李光耀等贩卖、运输毒品案——被告人未满十八周岁时曾因毒品犯罪被判刑,在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是否构成毒品再犯
《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2期,总第91期)
[第840号]应志敏、陆毅走私废物、走私普通货物案——在走私犯罪案件中,如何认定行为人对夹藏物品是否具有走私的故意以及对走私对象中夹藏的物品确实不明知的,是否适用相关规范性文件中根据实际走私对象定罪处罚的规定
[第841号]陈自渝信用卡诈骗案——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案件中对透支本金产生的费用如何处理
[第842号]王艳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在传销案件中如何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主体及罪名如何适用
[第843号]王鑫等强奸、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抢劫案——轮奸幼女的,是否同时适用轮奸加重处罚和奸淫幼女从重处罚情节;对具有多种量刑情节的被告人应当如何规范量刑;若无抗诉,因程序违法被发回重审的,能否加重对被告人的处罚
[第844号]黄卫松抢劫案——进入卖淫女出租房嫖宿后.实施抢劫是否构成“入户抢劫”
[第845号]谢某抢劫案——一审庭审结束后、审结前才委托辩护人参与一审诉讼的,法院是否准许以及如何确定程序问题案件发回重审的标准
[第846号]刘长庚抢劫案——行为人从户外追赶被害人进入户内后实施抢劫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入户抢劫”
[第847号]卢文林盗窃案——在直接证据“一对一”的情况下如何准确认定犯罪事实以及在“抛物诈骗”类案件中如何准确区分盗窃罪和诈骗罪
[第848号]姜青松盗窃案——被害人陈述的被盗财物与被告人供述不一致的,如何认定
[第849号]廖承龙、张文清盗窃案——帮助他人盗回本属于自己公司经营的财产,如何定性
[第850号]苗辉诈骗案——家电销售商虚报冒领国家家电下乡补贴资金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851号]乔某诈骗案——公安机关的户籍材料存在重大瑕疵的,如何认定被告人犯罪时的年龄
[第852号]邱绿清等走私、运输毒品案——走私、运输毒品数量大,罪行严重,且有累犯情节,但有证据表明被告人系受雇走私、运输毒品,且非单独实施走私、运输毒品行为的,是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853号]高某贩卖毒品、宋某非法持有毒品案——如何认定以贩养吸的被告人贩卖毒品的数量以及为他人代购数量较大的毒品用于吸食并在同城间运送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54号]徐某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案——容留卖淫三人次是否应当认定为容留卖淫罪的“情节严重”
[第855号]杨孝理受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国有参股公司改制为非国家出资企业任职期间收受贿赂的行为如何定性
《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3期,总第92期)
[第856号]田军祥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妨害公务案——如何区别对待犯罪后为逃避法律制裁引发与醉驾引发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件的量刑
[第857号]龚某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逃逸”情节的认定
[第858号]马国旺交通肇事案——对致人重伤交通肇事案件中的逃逸行为如何评价
[第859号]李清假冒注册商标案——假冒注册商标后又销售该假冒商品,但销售价格无法查清的,如何认定非法经营数额
[第860号]顾娟、张立峰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商标权利人出具商品真伪鉴定意见的证据属性及其审查
[第861号]颜强票据诈骗案——城市信用社工作人员,采取欺骗手段取得客户印鉴后,以现金支票的形式将客户账户内的资金取出非法占有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62号]于润龙非法经营案——未经许可从事非法经营行为,但审理期间相关行政审批项目被取消的,如何定性
[第863号]张虹飚等非法经营案——利用POS终端机非法套现的行为定性以及非法经营犯罪数额的认定
[第864号]王后平非法经营案——挂靠具有经营资质的企业从事药品经营且不建立真实购销记录的,如何定性
[第865号]曾国坚等非法经营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尚未达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追诉标准,但经营数额或者违法所得数额达到非法经营罪立案追诉标准的,能否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第866号]陈志故意杀人、劫持汽车案——杀人后劫车逃跑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67号]朱斌等强迫劳动案——强迫劳动罪与非罪的认定
[第868号]李培峰抢劫、抢夺案——“加霸王油”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69号]刘晓鹏、罗永全贩卖毒品案——如何把握非法言词证据的认定标准与排除程序
[第870号]郑小明等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案——协助组织卖淫罪中“情节严重”的认定
[第871号]黄友强贪污案——在不同证据所证内容存在矛盾的情况下,如何判断案件全案证据是否确实、充分
[第872号]曹建亮等职务侵占案——村干部侵吞土地补偿费的如何定性
《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4期,总第93期)
[第873号]广州顺亨汽车配件贸易有限公司等走私普通货物案——在刑事案件中如何审查电子数据的证据资格以及如何认定走私共同犯罪中主、从犯
[第874号]王立军等信用卡诈骗案——窃取他人开卡邮件并激活信用卡使用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75号]郭松飞合同诈骗案——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诱骗二手车卖家过户车辆并出具收款凭据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876号]周有文、陈巧芳合同诈骗案——通过支付预付款获得他人房产后以抵押方式向第三人借款的,既有欺骗卖房人的行为,也有欺骗抵押权人的行为,应当如何认定被害人
[第877号]杜某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第878号]黄某故意杀人案——在故意杀人案件中如何认定证据是否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879号]饶继军等盗窃案——盗窃金砂后加工成黄金销赃,盗窃数额应当以所盗金砂价值认定,还是以加工成黄金后的销赃数额认定
[第880号]杨金凤、赵琪等诈骗案——自动投案的行为发生在犯罪嫌疑人被办案机关控制之后的是否成立自首
[第881号]熊毅编造虚假恐怖信息案——如何把握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造成严重后果”的认定
[第882号]李天龙、高政聚众斗殴案——聚众斗殴并驾车撞击对方的行为是否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以及如何认定相关帮助行为的性质
[第883号]农海兴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被组织者在偷越国境线过程中被抓获的,能否认定组织者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犯罪未遂
[第884号]周龙苗等受贿案——非特定关系人凭借国家工作人员的关系“挂名”取酬并将财物分与国家工作人员的是否构成共同受贿
[第885号]雷政富受贿案——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使他人陷入心理恐惧,向他人提出借款要求且还款期满后有能力归还而不归还的,是否属于敲诈勒索以及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项,还款义务最终被免除的,是否属于受贿
[第886号]朱某被强制医疗案——如何理解和适用强制医疗的条件
[第887号]宋某被强制医疗案——如何认定被申请人具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以及如何处理被申请人亲属提出的自行治疗、看管的申请
[第888号]荣某被强制医疗案——如何理解和掌握强制医疗的实质性条件
[第889号]高康球被强制医疗案——强制医疗决定程序、机制的改进与完善
《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5期,总第94期)
[第890号]李启铭交通肇事案——校园道路是否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道路”以及如何在舆论压力和理性判罚之间寻求最佳审判效果
[第891号]廖开田危险驾驶案——在小区道路醉驾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
[第892号]林某危险驾驶案——醉酒驾驶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曾琳
[第893号]唐浩彬危险驾驶案——醉酒后在道路上挪动车位的行为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
[第894号]吴晓明危险驾驶案——如何认定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的犯罪情节轻微
[第895号]魏海涛危险驾驶案——在醉驾型危险驾驶案件中如何把握缓刑适用标准
[第896号]罗代智危险驾驶案——如何把握醉驾型危险驾驶犯罪案件中的量刑情节
[第897号]黄建忠危险驾驶案——如何认定醉驾型危险驾驶犯罪案件中的自首以及如何根据具体的自首情形决定对被告人的从宽处罚程度
[第898号]郑帮巧危险驾驶案——醉酒驾驶机动车致使本人重伤的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
[第899号]于岗危险驾驶、妨害公务案——醉酒驾驶并抗拒检查的是应当从一重处还是数罪并罚
[第900号]吴升旭危险驾驶案——在判处有期徒刑缓刑考验期内又犯危险驾驶罪的如何处理以及有期徒刑与拘役如何并罚
[第901号]王树宝危险驾驶案——对未当场查获被告人醉酒驾驶机动车且系“零口供”的案件如何通过证据审查定案
[第902号]孔某危险驾驶案——醉驾逃逸后找人“顶包”并指使他人提供虚假证言,导致无法及时检验血液酒精含量的案件如何处理
[第903号]孟令悟危险驾驶案——对涉嫌犯危险驾驶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否直接采取逮捕强制措施以及判决文书如何表述刑期起止日期
[第904号]张纪伟、金鑫危险驾驶案——如何认定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的追逐竞驶情节恶劣
[第905号]建伟危险驾驶案——追逐竞驶造成交通事故尚不构成交通肇事罪的,是构成危险驾驶罪还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906号]黎景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在醉酒驾驶发生严重事故的案件中如何区别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确保量刑适当
[第907号]杜军交通肇事案——对酒后驾驶造成重大伤亡的案件,如何区分交通肇事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908号]陆华故意杀人案——在醉酒驾驶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区分交通肇事罪与(间接)故意杀人罪
[第909号]任寒青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对为逃避酒驾检查而驾车冲撞警察和他人车辆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10号]黄世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如何理解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中的“不特定多数人”以及如何把握醉驾案件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第911号]孙福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对醉酒驾驶机动车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处罚,如何贯彻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第912号]张文明故意杀人案——如何运用间接证据认定交通肇事者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遗弃并致使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以及如何结合在案证据审查被告人提出的新辩解是否成立
[第913号]李广欣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醉酒驾驶机动车致使被害人遭受人身伤害的,被害方能否基于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向相关保险公司主张赔偿责任
[第914号]徐光明危险驾驶案——已将无证驾驶机动车和使用伪造的机动车号牌等违法行为作为危险驾驶罪的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基于前述违法行为所处行政拘留的期间,能否折抵刑期
[第915号]杨某危险驾驶案——醉酒驾驶仅致本人受伤的如何处理
[第916号]张超泽交通肇事案——吸毒后驾驶机动车致使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如何定性以及是否属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的“其他特别恶劣情节”
[第917号]叶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因吸毒长期处于精神障碍状态,在病情缓解期再次吸毒并驾驶机动车,致使发生交通事故的,如何认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以及主观罪过
《刑事审判参考》(2013年第6期,总第95期)
[第918号]王文芳等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对利好型内幕信息公开后继续持股未卖的,内幕交易的违法所得如何认定
[第919号]房毅信用卡诈骗案——有效催收如何认定,透支行为发生在缓刑考验期之前但银行催收的截止期在缓刑考验期内的应当认定为漏罪还是新罪以及前罪判处的拘役与后罪判处的有期徒刑如何并罚
[第920号]王译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如何计算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货值金额
[第921号]曲振武、胡英辉故意杀人案——雇凶者没有直接实施杀人行为,并翻供否认犯罪的,如何认定雇凶杀人犯罪事实
[第922号]尹斌故意杀人、强制猥亵妇女案——判处死刑的被告人在上诉期满后申请撤回上诉的,如何处理
[第923号]李中海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中的间接故意杀人犯罪
[第924号]邢某、吴某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案件中非法证据的审查判断及处理
[第925号]杜成军故意杀人案——在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中,对具有轻度精神障碍,认识和控制能力所受影响不大的被告人,是否可以不从轻处罚
[第926号]喻春等故意杀人案——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如何认定“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
[第927号]胡某故意杀人、强奸案——除供述外没有指向明确的证据,且供述不稳定、与其他证据相矛盾的案件,不能作出有罪判决
[第928号]付代林故意伤害案——如何审查人身伤害鉴定意见
[第929号]王海涛等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既、未遂以及情节严重如何认定
[第930号]孙如珍、卢康涛拐卖儿童案——如何把握出卖亲生子女行为罪与非罪的界限以及如何区分居间介绍收养儿童和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拐卖儿童
[第931号]李丽波抢夺案——抢夺本人因质押而被第三人保管的财物,如何定性
[第932号]余胜利、尤庆波聚众扰乱交通秩序案——如何认定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中的“首要分子”和“情节严重”
[第933号]徐云宝、郑献洋帮助伪造证据案——民事诉讼中当庭所作的虚假证言是否属于帮助伪造证据罪中的“证据”以及在庭审过程中对关键证据进行虚假陈述是否能够认定为帮助伪造证据罪中的“情节严重”
[第934号]康文清贩卖毒品案——案发前,行为人检举揭发他人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根据该线索查获系行为人自己实施犯罪的,是否构成立功
[第935号]陈凯旋受贿案——省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委派到市、县、乡、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人员是否属于“以国家工作人员论”的范围
[第936号]曹成洋侵占案——将银行卡借给他人使用后,通过挂失方式将银行卡内的他人资金取走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37号]徐国桢等私分国有资产罪案——在仅能由单位构成犯罪的情形下,能否认定非适格主体与单位构成共犯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1期,总第96期)
[第938号]戴永光走私弹药、非法持有枪支案——走私气枪铅弹构成犯罪,量刑标准是否应当有别于一般的走私非军用子弹
[第939号]李旭利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案——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司法认定中的证据和法律问题
[第940号]余刚等侵犯著作权案——复制部分实质性相同的计算机程序文件并加入自行编写的脚本文件形成新的外挂程序后运用的行为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复制发行”以及仅销售“复制”侵权软件衍生的游戏金币的,如何认定犯罪数额
[第941号]冯维达、周峰故意杀人案——行为人对其主观心态的辩解是否影响自首的成立
[第942号]张芳元故意杀人案——如何区分“形迹可疑人”与“犯罪嫌疑人”
[第943号]林捷波故意伤害案——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未立案的案件,是否受追诉时效的限制
[第944号]李振国强奸案——采取足以致人伤亡的暴力手段实施强奸,并最终导致被害人死亡的,是以强奸罪一罪论处还是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
[第945号]孙家洪、濮剑鸣等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在绑架案件中,能否仅依据行为人对被害人实施了人身控制行为就认定其具有“以勒索财物为目的”以及绑架罪中的“情节较轻”是否包括未遂情节
[第946号]徐强等非法拘禁案——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方式索回赌资的行为如何定性、公诉机关指控轻罪名,法院是否可以改变为重罪名以及一审法院将公诉机关指控的轻罪名变更为重罪名的,二审对此如何处理
[第947号]刘星抢劫案——在犯罪预备阶段单独停止犯罪,未积极阻止同案犯继续实施犯罪,也未有效防止共同犯罪结果发生的,能否成立犯罪中止
[第948号]被告人李鹏盗窃案——如何审查智力障碍者的刑事责任能力
[第949号]范裕榔等诈骗案——公司化运作的犯罪集团中各行为人刑事责任的区分
[第950号]伍华诈骗案——受他人委托炒股,私自使用他人证件以委托人名义开立银行新账户,通过证券业务员将原账户股票卖出后将所得款转到新账户并取走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51号]耿志全非法捕捞水产品案——非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司法认定
[第952号]巴拉姆·马利克·阿吉达利、木尔塔扎·拉克走私毒品案——走私毒品案件中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第953号]阿力日呷等贩卖、运输毒品案——对临时结伙贩卖、运输毒品起组织作用,但本人实际贩卖毒品数量相对较少的主犯如何量刑
[第954号]刘洪高、刘开贵贩卖、运输毒品案——如何理解同一辩护人不得为两名以上犯罪事实存在关联的被告人辩护的限制性规定
[第955号]郝林喜、黄国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案——对非法使用“伪基站”设备干扰公用电信网络信号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2期,总第97期)
[第956号]孙林海危险驾驶案——行为人拒绝配合交警进行酒精检测情形下的司法认定
[第957号]宋涛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如何认定国有控股企业中一般中层管理干部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
[第958号]高世银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村民委员会主任在村自行修建道路中收受他人贿赂的如何定性
[第959号]王立强合同诈骗案——如何准确对一房二卖的行为进行刑民界分
[第960号]江树昌骗取贷款案——骗取小额贷款公司贷款的行为是否构成骗取贷款罪
[第961号]陈恒国骗取贷款案——如何认定骗取贷款案件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第962号]郭春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故意杀人未遂情形下行为人的主观心态
[第963号]孟令廷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主动如实供述本人真实身份及所犯不同种余罪的,能否认定为自首
[第964号]秦志晖诽谤、寻衅滋事案——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寻衅滋事犯罪的司法认定
[第965号]法兰克·巴沙勒·米伦等重婚案——外籍被告人与外籍配偶在境外结婚后在我国境内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的是否构成重婚罪
[第966号]朱荣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如何认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情节严重”
[第967号]梁连平污染环境案——焚烧工业垃圾,向空气排放大量笨并(a)芘、氯化氢、二噁英等气体污染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68号]王文峰、马正勇污染环境案——擅自向河中倾倒大量煤焦油分离液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69号]李刚、李飞贩卖毒品案——如何审查未查获毒品实物的指控事实
[第970号]王志余、秦群英容留卖淫案——行政执法过程中收集的言词证据,是否可以直接作为刑事证据使用以及重新收集的言词证据是否在程序上具有特殊要求
[第971号]聂姣莲介绍卖淫案——如何区分介绍卖淫的一般违法行为和介绍卖淫罪,以及如何认定介绍卖淫罪中的“情节严重”
[第972号]章国钧受贿案——如何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的国家工作人员
[第973号]胡伟富受贿案——如何区分国家工作人员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房与以交易形式收受贿赂
[第974号]马艳雷强制医疗案——如何把握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的具体条件
[第975号]没收姚升违法所得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情形下,没收违法所得案件的审判程序、相关法律文书的制作方式及文书中的称谓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3期,总第98期)
[第976号]何某强奸案——奸淫幼女案件中如何判断行为人“应当知道”被害人系幼女
[第977号]卓智成等强奸案——行为人明知他人系采取暴力、胁迫手段迫使被害人表面“同意”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如何定性,以及指使他人物色幼女供其奸淫后给付金钱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78号]谈朝贵强奸案——如何界定“共同家庭生活关系”以及与幼女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多次奸淫幼女致其怀孕,是否属于奸淫幼女“情节恶劣”
[第979号]刘某强奸案——对未成年人与幼女正常交往过程中自愿发生性关系案件的政策把握与缓刑适用
[第980号]王某强奸案——因欲实施强奸导致被害人落水,被告人不实施救助,致使被害人溺水死亡的,被告人是构成故意杀人罪还是以“强奸致使被害人死亡”论处
[第981号]李明明强奸案——共同犯罪人未经共谋在不同地点先后强奸同一被害人的是否构成轮奸以及如何认定强奸罪中的“情节恶劣”
[第982号]王某某强奸案——对既无被害人陈述也未提取到直接指向被告人强奸的物证,且被告人翻供的性侵智障幼女案件,如何审查判断证据
[第983号]淡某甲强奸、猥亵儿童案——如何准确把握奸幼型强奸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第984号]周兵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行为人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到案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猥亵儿童事实的,不构成自首
[第985号]王晓鹏强制猥亵妇女、猥亵儿童案——如何界分正常医疗检查与猥亵犯罪行为以及强制猥亵对象中既包括已满14周岁女性又包括未满14周岁女童的,对所犯数罪是否并罚
[第986号]林求平猥亵儿童案——猥亵儿童犯罪案件的证据审查以及零口供、零直接客观证据的猥亵儿童案件中犯罪事实的认定
[第987号]吴茂东猥亵儿童案——如何认定“猥亵”和界分猥亵犯罪行为与猥亵违法行为以及在教室讲台实施的猥亵是否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
[第988号]赵祺勇、蒋明科嫖宿幼女案——如何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以支付金钱的方式与幼女自愿发生性关系的如何定性以及共同犯罪人先后嫖宿同一幼女的如何把握情节
[第989号]龚绍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强迫卖淫案——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后,又强迫其卖淫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90号]乐燕故意杀人案——具有抚养义务的人,因防止婴幼儿外出将婴幼儿留置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房间,为了满足其他欲求而放任婴幼儿死亡危险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91号]万道龙等故意杀人案——拒不履行扶养义务,将出生不久的女婴遗弃在获救希望渺茫的深山野林的,如何定性
[第992号]黄志坚故意杀人案——逆向情节并存时如何把握量刑的一般原则以及因民间纠纷激化行凶杀人,既具有杀死纠纷一方成年人,杀死、杀伤无辜儿童等从重处罚情节,又具有自首等从轻处罚情节的,如何准确把握量刑尺度
[第993号]李艳勤故意伤害案——对家庭成员长期实施虐待,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暴力殴打直接造成家庭成员重伤、死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994号]肖某过失致人死亡案——对家长体罚子女致子女死亡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995号]贾斌非法拘禁案——抱走年幼继女向欲离婚的妻子索要所支出的抚养费、彩礼费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96号]朱朝春虐待案——夫妻离婚后仍然共同生活的,属于虐待罪犯罪主体构成要件中的“家庭成员”
[第997号]任福文拐骗儿童案——采取欺骗方式使儿童脱离家庭以供役使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998号]郑明寿拐卖儿童案——如何理解偷盗型拐卖儿童罪中的“以出卖为目的”和“偷盗婴幼儿”中的“偷盗”
[第999号]翟雪峰、魏翠英组织儿童乞讨案——如何认定组织儿童乞讨罪中的“暴力、胁迫”手段、“组织”行为、乞讨形式以及“情节严重”
[第1000号]李某甲等寻衅滋事案——未成年人多次强取其他未成年人少量财物的案件如何处理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4期,总第99期)
[第1001号]谭永艮非法持有枪支案——作为情节加重犯适用条件的“情节严重”与缓刑适用条件中的“犯罪情节较轻”在适用时是否相矛盾
[第1002号]张联新、郑荷芹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李阿明、何金友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王一超等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新型地沟油”的司法认定与法律适用
[第1003号]伊特克斯公司、郭书周等侵犯商业秘密案——如何理解和把握侵犯商业秘密刑事案件中“重大损失”的计算依据、方法及对象
[第1004号]扎西杰参等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包庇案——上诉人在二审期间脱逃,仅有原审被告人在案的,应当如何处理
[第1005号]孙连义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投毒案件中的证据确实、充分标准以及投毒后造成目标之外他人死亡发生的,如何定性
[第1006号]罗灵伟、蒋鼎非法拘禁案——无法查清被害人是否存在债务的情况下,如何认定行为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性质
[第1007号]胡某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通过非法跟踪他人行踪所获取的公民日常活动信息是否属于公民个人信息以及如何理解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中的“上述信息”“非法获取”以及“情节严重”
[第1008号]袁某抢劫、破坏电力设备案——如何把握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主客观相统一性
[第1009号]朱林森等盗窃案——罪犯在假释期间又犯新罪,数罪并罚时原减刑裁定如何处理
[第1010号]关盛艺盗窃案——误将非债务人的财物作为债务人的财物加以盗窃的如何定性以及刑事审判中民事纠纷的基础事实严重影响到量刑的是否有必要审查确认
[第1011号]熊海涛盗窃案——明知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人正在盗卖他人或者自己家中财物,仍然上门帮助转移并予以收购的,如何定性
[第1012号]刘继芳贩卖毒品案——为吸食者代购少量毒品的行为如何定性以及特情引诱情节对毒品犯罪案件的定罪量刑是否具有影响
[第1013号]骆小林运输毒品案——对当场查获毒品的案件,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把握有关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证据要求
[第1014号]李培光贪污、挪用公款案——如何审查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第1015号]周标受贿案——案发前主动退还贿赂款的行为如何处理以及上一级人民法院同意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应当制作何种文书
[第1016号]卫建峰受贿案——如何认定公司改制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
[第1017号]凌吉敏受贿案——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出租房屋,所收取的租金与市场价格的差额是否应当认定为受贿数额
[第1018号]刘凯受贿案——因受贿案发后又主动交代用受贿款向他人行贿事实,使其他贿赂案件得以侦破的,是否构成立功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5期,总第100期)
[第1019号]杨治山内幕交易案——如何理解内幕交易犯罪案件中的“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主要罪行”
[第1020号]王新明合同诈骗案——在数额犯中,行为既遂部分与未遂部分并存且分别构成犯罪的,如何准确量刑
[第1021号]钟小云非法经营案——未经许可经营现货黄金延期交收业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22号]尹宝书故意杀人案——如何理解和适用审判的时候已满75周岁的人一般不判处死刑的法律规定
[第1023号]李某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一审判处被告人死缓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仅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上诉的情形,对刑事部分应当适用何种程序审理
[第1024号]李万华故意杀人、盗窃案——对无法排除其他人作案可能的案件能否核准死刑
[第1025号]钟兆桂、伍斯云等故意伤害案——原判因错误认定被告人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而减轻处罚的,重审纠正后能否据此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第1026号]肖胜故意伤害案——因不满医院治疗效果而持刀伤害医护人员的,如何定性
[第1027号]沈青鼠、王威盗窃案——刑罚执行期间发现漏罪,判决作出时原判刑罚已经执行完毕的情况如何处理
[第1028号]王雲盗窃案——刑罚执行期间发现漏罪,判决作出时原判刑罚已执行完毕的情况如何处理
[第1029号]乐姿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在无法准确认定经济损失、用户数量的情况下,如何认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后果严重”
[第1030号]韩亚泽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上游犯罪尚未依法裁判,但查证属实的,是否影响对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认定
[第1031号]凌文勇组织他人偷越边境、韦德其等运送他人偷越边境案——如何区分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与运送他人偷越边境罪以及如何认定运送他人偷越边境罪既未遂形态
[第1032号]聂凯凯容留他人吸毒案——旅馆经营者发现客人在房间内吸毒不予制止,是否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第1033号]叶布比初、跑次此尔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毒品犯罪中,有地位、作用突出的嫌疑人在逃的,是否影响对被告人死刑的适用
[第1034号]姚某贩卖毒品案——不满18周岁的人因毒品犯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其再次实施毒品犯罪的,是否能够认定为毒品再犯
[第1035号]李梦杰、刘辉贩卖毒品案——立功等从轻处罚事实的认定是适用严格证明标准还是优势证明标准
[第1036号]朱莎菲贩卖毒品案——被告人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但同案犯未被作为犯罪处理的,能否认定被告人构成立功
[第1037号]杨文博非法持有毒品案——因形迹可疑被盘查时发现持有可疑物品,在被带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时如实供述了非法持有毒品事实的,是否成立自首
《刑事审判参考》(2014年第6期,总第101期)
[第1038号]文某非法持有毒品案——如何审查判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以及审查起诉阶段未审查排除侦查阶段刑讯逼供取得的有罪供述,继续获取的不稳定有罪供述是否应当排除
[第1039号]李志周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证据收集合法性的证明标准,以及排除非法证据后案件的处理方式
[第1040号]尹某受贿案——如何审查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不同期间所作供述的合法性
[第1041号]许小渠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食品销售人员对亚硝酸盐未尽妥善保管义务导致亚硝酸盐混入食品中出售,致人伤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42号]翁士喜非法经营案——未经许可在城区违法搭建商铺并以招商为名收取租金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43号]王丹、沈玮婷非法经营、虚报注册资本案——不具备证券从业资格的公司与具备资格的公司合作开展证券咨询业务,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
[第1044号]黄光故意杀人、诈骗案——打电话报警但未承认自己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认定为自首以及如何审查判断经鉴定属于被害人真实签名的保证书等书证的真实性
[第1045号]张静故意杀人案——玩”危险游戏”致人死亡案件中行为人主观心态的认定
[第1046号]蔡晓青侮辱案——如何认定“人肉搜索”致人自杀死亡的行为性质以及如何认定侮辱罪中“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提起公诉的情形
[第1047号]花荣盗窃案——入户盗窃既未遂形态如何认定以及盗窃过程中群众在户外监视是否意味着被害人未失去对财物的控制
[第1048号]葛玉友等诈骗案——在买卖过程中,行为人采取秘密的欺骗手段,致使被害人对所处分财物的真实
[第1049号]杨丽涛诈骗案——侵入红十字会计算机信息系统,篡改网页内容发布虚假募捐消息骗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1050号]台州市黄岩恒光金属加工有限公司、周正友污染环境案——如何认定行政主管部门与公安机关联合执法案件中的自动投案
[第1051号]刘依善等贩卖毒品案——对于认定毒品交易上家犯罪事实的证据要求如何把握以及对于毒品来源有证据欠缺的案件应当注意哪些问题
[第1052号]刘吉良制造毒品,周永春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零口供”案件中如何贯彻证据裁判原则,准确认定犯罪事实
[第1053号]傅勇、朱小勇贩卖、运输毒品,石远德运输毒品案——对接应毒品的行为,如何结合在案证据认定毒品运输方和接应方的犯罪事实并准确定性
[第1054号]张桂方、冯晓明组织卖淫案——如何区分与认定组织卖淫罪与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以及如何认定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
《刑事审判参考》(2015年第1期,总第102期)
[第1055号]王海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挪用资金案——如何认定国家出资企业中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
[第1056号]陈景雷等合同诈骗案——以适格农民名义低价购买农机出售而骗取国家农机购置补贴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57号]吴名强、黄桂荣等非法经营案——非法生产、经营国家管制的第二类精神药品盐酸曲马多,应如何定性
[第1058号]任海玲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疑罪”的认定标准
[第1059号]韩永仁故意伤害案——“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情形的具体认定
[第1060号]周凯章等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在获得被害人承诺的犯罪案件中,如何确定被告人的附带民事赔偿责任
[第1061号]孟某等强奸案——被害人无明显反抗行为或意思表示时,如何认定强奸罪中的“违背妇女意志”
[第1062号]田某某重婚案——已婚的被告人与他人建立事实婚姻关系后,又单方终止事实婚姻关系的,如何计算重婚犯罪行为的追诉期限
[第1063号]习海珠抢劫案——在拖欠被害人钱款情况下,以暴力、胁迫手段逼迫被害人书写收条的行为,应当如何定性?属于犯罪既遂还是未遂?
[第1065号]王先杰诈骗案——民事纠纷与公权力混合型诈骗案件中若干情节的认定
[第1066号]廖举旺等敲诈勒索案——对农村征地纠纷引发的“索财”行为如何定性
[第1067号]徐峰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非法收购、出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动物的情节认定
[第1068号]周崇敏贩卖毒品案——二审裁判文书生效后,发现被告人在因一审判处的有期徒刑届满被取保候审期间又犯新罪的,在对新罪进行审判时不应认定该被告人构成累犯
[第1069号]张应宣运输毒品案——吸毒人员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的,如何定性
[第1070号]欧阳永松非法持有毒品案——从吸毒人员住处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但认定其曾贩卖毒品的证据不足的,是认定为贩卖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
[第1071号]陈强等贪污、受贿案——国家工作人员套取的公款中用于支付原单位业务回扣费用的部分,是否应当计入贪污数额
《刑事审判参考》(2015年第2期,总第103期)
[第1072号]郑小教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如何理解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不特定多数人”
[第1073号]包武伟危险驾驶案——被判处缓刑后在上诉期内又犯新罪的法律适用
[第1074号]杨智勇销售假药案——联系制作假药销售网站的行为是否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共犯
[第1075号]王挺等走私武器、弹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案——因个人爱好,以收藏为目的购买枪支、弹药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76号]朱某某合同诈骗案——如何把握合同诈骗案件的具体证明标准
[第1077号]李彦生、胡文龙非法经营案——如何认定刑法中的“国家规定”,经营有偿讨债业务宜否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第1078号]徐勇故意杀人案——关于自首情节中“确已准备去投案”的认定
[第1079号]都某过失致人死亡案——实施一般殴打导致特异体质被害人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1080号]张润博过失致人死亡案——轻微暴力致人死亡案件如何定性
[第1081号]吴某强奸、故意伤害案——行为人在取保候审期间犯新罪而逃跑,被公安机关依法通缉后又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的,是否认定全案构成自首
[第1082号]石加肆盗窃案——前罪原审判决被撤销后的刑罚适用若干问题
[第1083号]嵇世勇诈骗案——对假冒国际标准集装箱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的行为应当如何定性
[第1084号]周某非法持有毒品案——非法持有毒品者主动向公安机关上交毒品的,如何量刑
[第1085号]沙学民容留他人吸毒案——在暂予监外执行期间犯新罪被抓获,应如何计算前罪余刑
[第1086号]张正亮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如何把握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既遂、未遂的认定标准
[第1087号]祝贵财等贪污案——如何区分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和贪污罪
[第1088号]赵明贪污、挪用公款案——对采取虚列支出手段实施平账行为的认定及上诉不加刑原则在数罪并罚中的理解与适用
[第1089号]杨德林滥用职权、受贿案——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如何认定,受贿既、未遂并存的如何处罚
文章来源:刑事律师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