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余启红
联系手机:13523533833
微信号码:13523533833
电子邮箱:y@nnyyyy.com
办公电话:0371-55623577
所属律所:河南继春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郑州市航海路与连云路交叉口航海广场B座1901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博览 >

[钱江晚报]违法书院何以能够存在

来源:钱江晚报 时间:2017-11-07 点击:

位于江西南昌青山湖区的豫章书院,被网友曝光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 

陆陆续续的报道见诸媒体之后,人们发现,豫章书院是一个比监狱还令人恐惧的地方。监狱里的管教,是依照法律执行的,不会无缘无故打骂犯人,甚至还会强调人性化管教,更不会动辄体罚殴打犯人。但在豫章书院,所谓的老师们无法无天,可以对孩子肆无忌惮地动手,机构的运营方还跟没事人一样,大言不惭强调所谓教育。 

进豫章书院,首先就要关禁闭。在一个被称作“烦闷室”的小黑屋里静心,整整7天不见天日,吃喝拉撒都需要在这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解决。这仅仅是第一道关口,学生如果犯了错,轻则戒尺,重则龙鞭。龙鞭就是一种实心钢筋,一鞭下去,立刻又黑又肿,疼痛难忍。 

一位学员回忆说,至少四分之一的孩子都被龙鞭打过:“二十到三十岁的壮年男子拿着钢筋跳起来打人,同学们被打的地方发黑发紫,严重的哪怕躺在床上特别软的地方也会疼到不行。”除了体罚,豫章书院更是深得暴力统治秘诀。记者梳理发现,豫章书院有一整套完整的“教育改造”体系:国学教育、体力劳动、犯错体罚,甚至还有一套类似古代监察的管理办法。 

男校和女校各有一名“学长”,是学生中的最高级别的干部,下一级称为“议员”,男女校分别有两到三名,他们掌握着学校最基础、也是运用最广泛的权力——记“戒尺”:议员和学长观察哪名学生违纪,就可以记上一笔,少则两三戒尺,多则十几戒尺。 

据调查,所有受访的学生都挨过戒尺,52.63%的学生挨过龙鞭,42.11%的学生受过其他体罚,例如围着操场跑100圈、暴晒等。 

11月2日,豫章书院山长(院长)吴军豹在微信群回应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已“主动申请停办,待政府部门批准后,由家校沟通对在校生逐步分流”。然而,11月5日豫章书院举行媒体开放日,部分自称学生家长的人却在校门口拉起横幅,呼吁复学。一边是主动停办,一边是家长挽留,这出双簧太low了。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家长能够狠心把孩子送到这种惨无人道的所谓“书院”进行教育,在事件被披露之后,还感恩戴德站出来维护这样的教育。这就像一个人被羞辱之后,还站出来维护羞辱他的人。如果这些家长不是书院方面请来的群众演员,恐怕就是“斯德哥尔摩征候群”患者。 

正是由于有这么一批家长,才会有所谓的问题儿童,才会有所谓的豫章书院、杨永信电疗治网瘾等虐待、囚禁、殴打青少年的所谓的教育机构。这些家长,平时对孩子疏于管教,教育方式又简单粗暴,导致孩子出现教育上的问题,行为上有偏差。 

到了这个时候家长想到的不是自己如何教育好子女,而是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到这种类似集中营的地方,通过极不人道的压迫方式,从人格上彻底打垮一个人的意志,最终得到一个所谓的“听话的孩子”。因为在这样的教育机构里,他们所执行的方针,就是彻底摧毁一个人的自由意志,使之成为屈服于暴力之下的不完整的人。表面上看效果实现了,达到了行为矫正的教育目标,实际上压制了人性,扭曲了人格,成了违法失败的教育。 

除了这些不靠谱的家长,当地的一些做法也令人质疑。豫章书院原本不是一个学历教育机构,也不是合法的“不良少年”行为矫正机构。10月30日晚,南昌青山湖区官方通报,“豫章书院为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学校,系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2014年1月,经有关部门批复,增加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工作职能。” 

据媒体报道,豫章书院修身学校于2014年2月23日,获得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的挂牌,并成为江西省首家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同年3月29日,豫章书院修身学校还成为南昌市民办公助重点青少年群体服务管理阳光学校。但是,合法的不良少年行为矫正机构,应该是国家办的工读学校。所谓的戒网瘾和未成年人帮教基地,只不过是打的擦边球而已。当地有关部门根本没有权力审批所谓“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转化工作职能”。 

性质上,这就是一种非法办学行为。不仅如此,还在办学中又涉及拘禁、打人等等违法行为。这么一所“恐怖集中营”,能够在当地有关主管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存在多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是,当我们看到每年最低2.5万,最高4万多的学费的时候,大致就能明白为什么了。

文章Tag:钱江 晚报 存在 违法 何以 书院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