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余启红
联系手机:13523533833
微信号码:13523533833
电子邮箱:y@nnyyyy.com
办公电话:0371-55623577
所属律所:河南继春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郑州市正商•航海广场B座(航海路与连云路交叉口)1901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苑 >

最高院《审判监督指导》:程序问题典型案例 9 则

来源:审判研究 时间:2018-02-09 点击:

本期天同码,主要整理自最高人民法院审监庭编《审判监督指导》2018年第3辑(总第57辑)有关“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专题案例。
问 / 陈枝辉
规 则 要 述

01 . 法院未穷尽送达途径,直接公告的,程序存在瑕疵

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属未穷尽送达途径,程序存在瑕疵。

02 . 民间借贷不成立,亦不得按查实婚外赠与关系判决

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03 . 二审新增诉请未实体审理,另案起诉,非重复诉讼

二审程序中新增诉讼请求未经实体审理的,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04 . 再审诉讼中,一审原告仍可以另诉为由,撤回起诉

一审原告再审审理程序中可申请撤回起诉,但需遵守经当事人同意、法院审查、一审裁判撤销、禁止再诉等规则。

05 . 因自身过错放弃上诉的误判项,再审请求亦不支持

当事人因自身过错未上诉,二审对未上诉部分所涉错误判项未审理,当事人通过再审程序提出,亦不能得到支持。

06 . 当事人逾期举证的,法院虽采纳,但同时予以罚款

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交证据的,法院可根据不同情形不予采纳该证据,或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处罚。

07 . 虚假诉讼的,驳回诉请,并予罚款处理或追究刑责

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构成虚假诉讼的,判决驳回诉请,并依情节予以罚款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08 .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的,亦可终结再审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且不损害国家或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的,应裁定终结再审。

09 . 判决生效后新核准商标,不能对抗之前的侵权认定

判决生效后,侵权人获得新核准注册商标使用权的新的事实,不得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抗之前的商标侵权认定。
      
规 则 详 解

01 . 法院未穷尽送达途径,直接公告的,程序存在瑕疵

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属未穷尽送达途径,程序存在瑕疵。

标签:诉讼程序|送达|公告送达|民间借贷

案情简介:2012年,李某、魏某起诉卢某,要求偿还借款本息,法院向卢某身份证地址送达应诉法律文书未果后公告送达并缺席判决。2014年,检察院以一审法院未向原告诉状及借款合同、收据上所载被告地址送达,魏某并非出借人为由提出抗诉。

法院认为:①《民事诉讼法》第92条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本节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公告送达的前提应是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等其他方式无法送达。本案中,原告在民事起诉状及主要证据材料中记载的卢某住址均与卢某身份证地址不一致,一审法院仅向卢某身份证地址寄送应诉法律文书,在送达未果情况下,直接向卢某公告送达,属未穷尽送达途径,应认定程序存在瑕疵。②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否定借款出借人系李某,故应认定李某系出借人。魏某在另案判决查明的证人陈述中称其不认识借款人,系依雷某指令在借款合同、借款收据上签名,且雷某亦确认系其安排魏某处理相关事项,实际出借人系雷某,从该陈述表明魏某自己已否定其出借人身份,故其诉请卢某返还借款无事实依据。判决陆某向李某偿还借款及利息。

实务要点: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中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在送达未果情况下,直接公告送达,属未穷尽送达途径,应认定程序存在瑕疵。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抗再字第7号“李某与卢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见《原审送达存在瑕疵引起再审改判的情形——李剑威、李艳君与卢云妹、钟振辉、钟智鹏民间借贷纠纷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10)。


02 . 民间借贷不成立,亦不得按查实婚外赠与关系判决

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标签:民间借贷|起诉案由|诉讼程序|诉讼请求|法律关系|婚外赠与

案情简介:2013年,朱某以民间借贷案由诉请曾某返还100万元,曾某承认收到该款,但认为系解除婚外同居关系的补偿。二审以公序良俗为由判决曾某返还。2015年,曾某申请再审。

法院认为:①双方对曾某收到朱某转款事实无异议,朱某主张出借款项给曾某但未完成其举证责任,故对朱某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应不予认定。②案由的意义在于界定案件指向的法律关系,亦决定了案件审查范围,本案应在朱某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范围内审查,故判决驳回朱某诉请。

实务要点: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9号“朱某与曾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见《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是否能以另外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朱志清诉曾丽丹、陈富英民间借贷纠纷再审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20)。


03 . 二审新增诉请未实体审理,另案起诉,非重复诉讼

二审程序中新增诉讼请求未经实体审理的,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标签:管辖|重复诉讼|新增诉请|实体审理

案情简介:2012年,陈某以挂靠经营合同纠纷起诉运输公司,运输公司反诉支付欠款6万余元。二审中,运输公司以陈某垫付款中已取回7.2万元为由新增返还诉请,法院以该诉请超一审诉请为由不予调处。2014年,运输公司另行起诉,要求返还该7.2万元。

法院认为: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47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②本案中,运输公司要求陈某返还7.2万元主张,在另案生效判决中并未实体审理,亦即该诉请的基础事实理由未经法院调查审理。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从既判力约束的主观范围来看,当事人不得提出与之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不能作出与之相抵触或矛盾的判断。本案中,运输公司主张陈某应支付其7.2万元主张与另案要求陈某支付欠款主张并不产生冲突。从既判力约束的客观范围来看,原则上只及于诉讼标的,对判决事实理由(除了抵销抗辩外)的判断不具有既判力,亦即,另案判决对未经审理事实产生的诉请无约束力。陈某应否支付运输公司7.2万元事实在另案中未获法院查明,在此基础事实上产生的本案诉请不受另案判决既判力约束。故陈某提起本案诉讼,依法不构成重复起诉。

实务要点:二审新增诉请因超过一审诉请而未予调处,因该诉请未经实体审理,故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51号“某运输公司与陈某挂靠经营合同纠纷案”,见《以二审未予实体审理的新增诉讼请求另案起诉不构成重复诉讼——广州市裕安汽车发展有限公司诉陈章仲挂靠经营合同纠纷再审案》(龚珏,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30)。


04 . 再审诉讼中,一审原告仍可以另诉为由,撤回起诉

一审原告再审审理程序中可申请撤回起诉,但需遵守经当事人同意、法院审查、一审裁判撤销、禁止再诉等规则。

标签:诉讼程序|撤诉|撤回起诉|再审程序

案情简介:2011年,银行诉请贸易公司及肖某、担保公司等连带偿还借款本息。2012年,两审裁判均以担保公司骗取贷款涉嫌经济犯罪为由,裁定驳回银行起诉。2014年,再审程序中,银行申请撤回原审起诉。

法院认为: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38条规定:“在第二审程序中,原审原告申请撤回起诉,经其他当事人同意,且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准许撤诉的,应当一并裁定撤销一审裁判。原审原告在第二审程序中撤回起诉后重复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第410条规定:“一审原告在再审审理程序中申请撤回起诉,经其他当事人同意,且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裁定准许撤诉的,应当一并撤销原判决。一审原告在再审审理程序中撤回起诉后重复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②本案中,银行撤诉申请系当事人对自身诉讼权利的处分,且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情形,亦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依前述司法解释规定,应予准许,故裁定准许银行撤回起诉。

实务要点:一审原告在再审审理程序中可申请撤回起诉,但需遵守经当事人同意、法院审查、一审裁判撤销、禁止再诉等规则。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4)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15号“某银行与某贸易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见《民事再审诉讼中,原审原告能否以另诉为由撤回原审起诉——农行流花支行诉原辰熙公司、肖汉、肖文华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23)。


05 . 因自身过错放弃上诉的误判项,再审请求亦不支持

当事人因自身过错未上诉,二审对未上诉部分所涉错误判项未审理,当事人通过再审程序提出,亦不能得到支持。

标签:诉讼程序|审理范围|房屋买卖|面积误差|上诉

案情简介:2013年,陈某与开发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案,一审判决开发公司按建筑面积79平方米返还陈某面积误差款,陈某不服上诉,二审认定实际建筑面积86平方米,因开发公司未上诉,故对面积差有误一节不予审查。2015年,开发公司以工作人员失误导致本案二审未上诉为由申请再审。

法院认为: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23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但一审判决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的除外。”②本案中,一审判决后,因开发公司并未提出上诉,二审判决对开发公司抗辩所称面积误差不予审查符合法律规定。本案原审判决系由二审法院作出,依《民事诉讼法》第207条规定,本案再审应按二审程序审理。开发公司因自身过错未提出上诉,应视为其放弃上诉主张权利。在此情形下,对于开发公司所提“一审法院计算面积差异有误”这一申请再审意见,再审不予审查。再审过程中,开发公司所提再审请求可通过调解方式得以实现,但开发公司无正当理由拒绝调解,属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再审不予调处,故裁定维持原判。⑤

实务要点:当事人因自身过错未提出上诉,应视为其放弃上诉主张权利,二审判决对未上诉部分所涉错误判项未审理的,当事人通过再审程序提出,亦不能得到支持。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45号“陈某与某开发公司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见《因自身过错放弃上诉,再审请求能否支持——陈荣、伍耀辉、林日兴与恒城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26)。


06 . 当事人逾期举证的,法院虽采纳,但同时予以罚款

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交证据的,法院可根据不同情形不予采纳该证据,或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处罚。

标签:证据规则|妨碍举证|逾期举证|费用制裁

案情简介:2008年,工程公司与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分包合同,约定了劳务分包款。2012年,劳务公司以工程公司下属分公司内部财务资料为据,诉请工程公司支付工程款695万余元,并获一、二审判决支持。2015年,工程公司申请再审,并提交了证明双方系劳务挂靠关系、实际欠付21万余元劳务管理费的证据。

法院认为:①就案涉分包合同履行过程,双方确认劳务公司并未实际分包案涉合同,双方实际建立的是劳务挂靠关系,该劳务挂靠关系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故合法有效。②至于工程公司欠付劳务公司劳务管理费具体金额,原审法院均向工程公司释明,要求该公司提交涉案工程相关会计资料,以便计算案涉欠款金额,但该公司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导致原审判决只能根据劳务公司提交的相关资料,认定工程公司欠付劳务公司劳务分包款,故改判工程公司支付劳务公司劳务管理费21万余元同时,因工程公司逾期举证,法院另行制作罚款决定书予以罚款。

实务要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交证据的,法院可根据不同情形不予采纳该证据,或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处罚。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1号“某劳务公司与某工程公司劳务分包合同纠纷案”,见《再审申请人在原审中拒不提交证据的费用制裁——湘潭市力勤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诉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电力工程局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纠纷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15)。


07 . 虚假诉讼的,驳回诉请,并予罚款处理或追究刑责

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构成虚假诉讼的,判决驳回诉请,并依情节予以罚款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标签:诉讼程序|虚假诉讼|租赁合同|撤诉

案情简介:2010年,银行持生效判决申请执行3000万余元债权,法院裁定冻结贸易公司价值4300万余元的土地使用权。代理人李某持刘某等9个债权人分别与贸易公司同一时期通过诉讼达成的民事调解书,就其中确认的1亿余元债权申请参与对贸易公司前述财产的执行分配。检察院根据原告当事人陈述及其他证据材料,以起诉系冒名或双方串通为由,对前述调解书申请再审。

法院处理:①本案中,9原告几乎在同一时间,委托同一代理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诉讼中提交证据单一,被告对原告主张均无异议,可谓案情清楚但标的巨大;当事人之间大多具有亲属、朋友等亲密关系,或具有投资、联营等关联关系,具有共同策划诉讼、相互配合侵犯第三人利益的可能性;诉讼中存在进入诉讼后以当事人自认并迅速达成调解协议,承认对方诉请或一方未出庭参加诉讼等双方缺乏实质对抗的情况。依原告陈述,结合抗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材料,足以认定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伪造主要事实证据,构成虚假诉讼。②依《民事诉讼法》第13条“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规定,对原告要求撤回起诉的请求依法不予准许,判决驳回原告诉请,并依《民事诉讼法》第112条“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规定,对原告参与诉讼诉讼行为另行制作罚款决定书,分别处以3万元至80万元不等罚款;对制造虚假诉讼的涉案人员,检察机关向公安机关移送犯罪线索,刘某等人被依法以妨害作证罪、帮助伪造证据罪追究刑事责任。

实务要点: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伪造主要事实证据,构成虚假诉讼的,应判决驳回原告诉请,并依情节分别予以罚款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3)穗中法审监民抗再字第32-40号“刘某与某贸易公司等租赁合同纠纷案”,见《再审对于虚假诉讼的识别——刘洪辉等与广州凯运进出口贸易发展有限公司财产租赁合同纠纷再审案》(万方,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1)。


08 .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的,亦可终结再审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且不损害国家或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的,应裁定终结再审。

标签:诉讼程序|抗诉|抗诉再审|和解协议|终结再审

案情简介:2001年,实业公司、贸易公司开办的法人型联营企业开发公司以其国有土地使用权为经贸公司向银行借款提供最高额抵押。2002年,因逾期未还致诉,判决经贸公司支付借款本息,银行对开发公司抵押土地享有优先受偿权。2008年,各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2014年,检察院以开发公司与抵押人非为同一主体为由,依职权提起抗诉。

法院认为:①调解作为我国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和制度,贯穿于一审、二审和再审。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406条第1款第4项、第2款和第402条第3项规定,因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裁定再审的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且已履行完毕,亦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再审程序。②当事人在执行程序或再审审查程序中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应视作当事人通过协商达成新的协议处分自己权利,并通过实际履行方式了结原有纠纷,亦系民事诉讼结案重要方式。本案当事人在执行程序中达成和解并履行完毕,当事人纠纷已得到解决,在无证据证明存在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情形下,检察机关抗诉基础已不存在,再审案件已无审理必要,故依法裁定终结再审诉讼。

实务要点: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且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的,法院应裁定终结再审程序。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抗再字第13号“某实业公司与某银行等借款合同纠纷案”,见《各方当事人在执行程序中达成和解并履行完毕,且无证据证明存在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形下,检察机关抗诉的基础已不存在,应依法终结再审程序——增城市直属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增城支行、增城泰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汤琼,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6)。


09 . 判决生效后新核准商标,不能对抗之前的侵权认定

判决生效后,侵权人获得新核准注册商标使用权的新的事实,不得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抗之前的商标侵权认定。

标签:证据规则|新证据|注册商标

案情简介:2008年,二审判决认定商贸公司使用商标侵犯生物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判赔6万元。嗣后,商贸公司使用商标由第三人注册并许可商贸公司使用。2011年,商贸公司以此“新证据”为由申请再审。

法院认为:①注册商标核准行为具有行政授权性质,即商标只有经核准注册才享有法律为其预留专用的空间,并受商标专用权保护,商标专用权获得后并不当然对其之前权利范围产生实质性影响。本案中,张某于二审后获得商标专用权,而对此前未核准行为不具有溯及力,故该涉案商标是否核准注册并不影响之前侵权行为认定。本案审查范围在于商贸公司使用涉案商标是否构成侵犯生物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至于二审判决后,涉案商标因案外人申请商标注册而获商标专用权并许可,商贸公司使用该注册商标的新的事实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与生物公司注册商标之间的争议,不属本案再审审理范围。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第2款规定,应由当事人另循行政途径予以解决。②商贸公司使用商标从整体上看,与生物公司注册商标在字形、读音、字号、文字排布上均较相似,普通消费者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分辨,不具有显著性。同时,商贸公司在同类产品上使用音、形、义近视的涉案商标,有损在先权利人生物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合法保护,故再审维持原审关于侵权并判赔的处理。

实务要点:判决生效后,侵权人获得新核准的注册商标或经商标使用权人许可使用,不得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抗之前的商标侵权认定。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1)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4号“某商贸公司与某生物公司商标纠纷案”,见《判决生效后新核准的注册商标是否可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抗之前的商标侵权认定——广州双淇商贸有限公司与绿雪生物工程(深圳)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再审案》(汤琼,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34)。
文章Tag:典型案例 程序问题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