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律师

手机/微信:13523533833(余律师)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苑 >

最高院《审判监督指导》:程序问题典型案例 9 则

来源:审判研究 时间:2018-02-09 点击:

本期天同码,主要整理自最高人民法院审监庭编《审判监督指导》2018年第3辑(总第57辑)有关“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专题案例。
问 / 陈枝辉
规 则 要 述

01 . 法院未穷尽送达途径,直接公告的,程序存在瑕疵

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属未穷尽送达途径,程序存在瑕疵。

02 . 民间借贷不成立,亦不得按查实婚外赠与关系判决

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03 . 二审新增诉请未实体审理,另案起诉,非重复诉讼

二审程序中新增诉讼请求未经实体审理的,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04 . 再审诉讼中,一审原告仍可以另诉为由,撤回起诉

一审原告再审审理程序中可申请撤回起诉,但需遵守经当事人同意、法院审查、一审裁判撤销、禁止再诉等规则。

05 . 因自身过错放弃上诉的误判项,再审请求亦不支持

当事人因自身过错未上诉,二审对未上诉部分所涉错误判项未审理,当事人通过再审程序提出,亦不能得到支持。

06 . 当事人逾期举证的,法院虽采纳,但同时予以罚款

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交证据的,法院可根据不同情形不予采纳该证据,或采纳该证据但予以训诫、罚款处罚。

07 . 虚假诉讼的,驳回诉请,并予罚款处理或追究刑责

当事人及诉讼参与人构成虚假诉讼的,判决驳回诉请,并依情节予以罚款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08 .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的,亦可终结再审

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且不损害国家或公共利益及他人合法权益的,应裁定终结再审。

09 . 判决生效后新核准商标,不能对抗之前的侵权认定

判决生效后,侵权人获得新核准注册商标使用权的新的事实,不得作为“再审新证据”对抗之前的商标侵权认定。
      
规 则 详 解

01 . 法院未穷尽送达途径,直接公告的,程序存在瑕疵

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属未穷尽送达途径,程序存在瑕疵。

标签:诉讼程序|送达|公告送达|民间借贷

案情简介:2012年,李某、魏某起诉卢某,要求偿还借款本息,法院向卢某身份证地址送达应诉法律文书未果后公告送达并缺席判决。2014年,检察院以一审法院未向原告诉状及借款合同、收据上所载被告地址送达,魏某并非出借人为由提出抗诉。

法院认为:①《民事诉讼法》第92条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本节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公告送达的前提应是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直接送达、邮寄送达等其他方式无法送达。本案中,原告在民事起诉状及主要证据材料中记载的卢某住址均与卢某身份证地址不一致,一审法院仅向卢某身份证地址寄送应诉法律文书,在送达未果情况下,直接向卢某公告送达,属未穷尽送达途径,应认定程序存在瑕疵。②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否定借款出借人系李某,故应认定李某系出借人。魏某在另案判决查明的证人陈述中称其不认识借款人,系依雷某指令在借款合同、借款收据上签名,且雷某亦确认系其安排魏某处理相关事项,实际出借人系雷某,从该陈述表明魏某自己已否定其出借人身份,故其诉请卢某返还借款无事实依据。判决陆某向李某偿还借款及利息。

实务要点:法院仅向被告身份证地址而未向诉状、主要证据材料中记载地址寄送法律文书,在送达未果情况下,直接公告送达,属未穷尽送达途径,应认定程序存在瑕疵。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抗再字第7号“李某与卢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见《原审送达存在瑕疵引起再审改判的情形——李剑威、李艳君与卢云妹、钟振辉、钟智鹏民间借贷纠纷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10)。


02 . 民间借贷不成立,亦不得按查实婚外赠与关系判决

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标签:民间借贷|起诉案由|诉讼程序|诉讼请求|法律关系|婚外赠与

案情简介:2013年,朱某以民间借贷案由诉请曾某返还100万元,曾某承认收到该款,但认为系解除婚外同居关系的补偿。二审以公序良俗为由判决曾某返还。2015年,曾某申请再审。

法院认为:①双方对曾某收到朱某转款事实无异议,朱某主张出借款项给曾某但未完成其举证责任,故对朱某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应不予认定。②案由的意义在于界定案件指向的法律关系,亦决定了案件审查范围,本案应在朱某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范围内审查,故判决驳回朱某诉请。

实务要点: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程序查证系婚外赠与的,亦不得超出原告原主张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9号“朱某与曾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见《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不成立,再审是否能以另外的法律关系进行判决——朱志清诉曾丽丹、陈富英民间借贷纠纷再审案》(王维,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20)。


03 . 二审新增诉请未实体审理,另案起诉,非重复诉讼

二审程序中新增诉讼请求未经实体审理的,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标签:管辖|重复诉讼|新增诉请|实体审理

案情简介:2012年,陈某以挂靠经营合同纠纷起诉运输公司,运输公司反诉支付欠款6万余元。二审中,运输公司以陈某垫付款中已取回7.2万元为由新增返还诉请,法院以该诉请超一审诉请为由不予调处。2014年,运输公司另行起诉,要求返还该7.2万元。

法院认为: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47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②本案中,运输公司要求陈某返还7.2万元主张,在另案生效判决中并未实体审理,亦即该诉请的基础事实理由未经法院调查审理。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从既判力约束的主观范围来看,当事人不得提出与之相矛盾的主张,法院不能作出与之相抵触或矛盾的判断。本案中,运输公司主张陈某应支付其7.2万元主张与另案要求陈某支付欠款主张并不产生冲突。从既判力约束的客观范围来看,原则上只及于诉讼标的,对判决事实理由(除了抵销抗辩外)的判断不具有既判力,亦即,另案判决对未经审理事实产生的诉请无约束力。陈某应否支付运输公司7.2万元事实在另案中未获法院查明,在此基础事实上产生的本案诉请不受另案判决既判力约束。故陈某提起本案诉讼,依法不构成重复起诉。

实务要点:二审新增诉请因超过一审诉请而未予调处,因该诉请未经实体审理,故不受案件生效判决既判力约束,当事人另案起诉的,不构成重复诉讼。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中院(2015)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51号“某运输公司与陈某挂靠经营合同纠纷案”,见《以二审未予实体审理的新增诉讼请求另案起诉不构成重复诉讼——广州市裕安汽车发展有限公司诉陈章仲挂靠经营合同纠纷再审案》(龚珏,广东广州中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争鸣·民事再审程序疑难问题》(201603/57:30)。


04 . 再审诉讼中,一审原告仍可以另诉为由,撤回起诉

一审原告再审审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