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律师

手机/微信:13523533833(余律师)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苑 >

消费者权益纠纷典型案例 5 则

来源:审判研究 时间:2017-10-22 点击:

本期天同码,主要整理自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年民事、商事卷部分有关消费者权益纠纷典型案例。

规 则 要 述

01 . 网络购物纠纷,平台和实际供货商可列为共同被告

网络经销商未明确披露交易主体情况下,消费者有权选择或同时将交易平台和实际供货商列为合同相对人及被告。

02 . 买家恶意退换货,有悖诚信原则,应赔偿卖家损失

买家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利用网络购物网站“七天无理由退换货”规则,恶意侵权的,应对卖家损失负赔偿责任。

03 . 患病乘客机场死亡,机场抢救有瑕疵,应相应赔偿

患病乘客在机场死亡,机场虽与乘客无运输合同关系,但基于机场在急救行为中的不足,其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04 . 美容美发机构无资质提供医疗美容服务,构成欺诈

不具备医疗执业资格美容美发机构提供医疗美容服务,符合欺诈构成要件,消费者诉请惩罚性赔偿的,应予支持。

05 . 餐馆对消费者就餐摔倒无过错的,可适用公平原则

消费者在餐馆就餐时摔伤,餐馆已尽到合理限度安全保障义务的,由餐馆承担相应经济补偿责任,符合公平原则。

规 则 详 解

01 . 网络购物纠纷,平台和实际供货商可列为共同被告

网络经销商未明确披露交易主体情况下,消费者有权选择或同时将交易平台和实际供货商列为合同相对人及被告。

标签:消费者权益|网络购物|合同相对人|诉讼主体

案情简介:2010年,机械公司以899元在京东商城购买移动硬盘,发票开具方为贸易公司。2011年,机械公司以硬盘质量问题为由返修未果,诉请退货,并由京东公司、贸易公司连带返还货款及交通费、律师费。

法院认为:①民事行为须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民事行为亦须规范地予以实施,民事权利更须依法行使。本案中,“京东商城”网站系由京东公司经营,在京东公司未披露其他网络商品经营者情况下,机械公司作为消费者在该网站上购物,系与京东公司以数据电文形式订立合同,该合同中当事人、标的、数量等主要内容明确,成立并生效。虽然订立合同时机械公司并不知晓贸易公司为合同实际履行人,但其后机械公司接受贸易公司送货、开具发票等合同实际履行行为,并未提出异议并付清货款,故京东公司、贸易公司系以不同分工共同完成与机械公司之间的交易行为,二者均为合同相对方,应承担连带责任。②涉案硬盘在保修期内出现故障,京东公司无正当理由拒绝维修,显属违约。且在诉讼中,合同当事人双方一致确认该硬盘无法使用。京东公司、贸易公司未能证明硬盘故障系因机械公司使用不当造成,故硬盘故障之发生应归因于硬盘自身质量问题。由于双方各负货款、硬盘返还之义务,双方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交易习惯履行保密义务。涉案硬盘存有机械公司经营数据,京东公司虽不承担清除硬盘数据或支付第三方清除费用之责,但在取回硬盘后不得泄露机械公司经营数据等商业秘密、信息。关于机械公司主张的交通费、律师费等与硬盘故障间不具有必然因果关系,法院不予支持。判决京东公司退还机械公司货款899元并取回硬盘,贸易公司对前述退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实务要点:网络经销商未明确披露交易主体情况下,消费者有权选择或同时将交易平台和实际供货商列为合同相对人及诉讼被告。

案例索引:上海一中院(2012)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865号“某机械公司与某商务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见《上海朗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诉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案(电子商务交易条件下的合同主体及其责任确定)》(曹克睿、杜晓淳、丁勇),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商:37)。

02 . 买家恶意退换货,有悖诚信原则,应赔偿卖家损失

买家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利用网络购物网站“七天无理由退换货”规则,恶意侵权的,应对卖家损失负赔偿责任。

标签:消费者权益|网络购物|退换货规则|恶意侵权|诚实信用

案情简介:2012年,林某在淘宝上多次以拍下巨额产品、付款或收货后即退货方式,造成卖家电子公司损失运费、物品损失费6000余元致诉。

法院认为:①淘宝网上公示的《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协议》中对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的定义是:当买家使用支付宝服务购买卖家出售的支持“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协议”服务的商品,在签收货物后七天内,如因买家主观原因不愿完成本次交易,卖家同意按照本协议之约定向买家提供退换货服务。在互联网法律规则滞后经济形势发展情况下,法院可适用诚实信用原则评价买家恶意购买行为。②本案中,林某与电子公司通过网上订购确立的买卖关系合法有效,双方应按诚实信用原则进行交易。林某利用“七天无理由退换货”规定,多次在淘宝网上拍下电子公司产品,明显存在恶意,且亦因未付款交易不成、交易失败。电子公司根据林某在网上的订单通过物流公司以快递形式将货物发给林某,为此支付了运费。从上述行为看,林某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构成恶意侵权,应对因此造成电子公司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实务要点:买家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利用网络购物网站“七天无理由退换货”规则,恶意侵权的,应对卖家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广西贵港中院(2012)贵民二终字第120号“某电子公司与林某买卖合同纠纷案”,见《上海凯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诉林雄买卖合同案(网络购物恶意交易及责任)》(王冰梅),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商:44)。

03 . 患病乘客机场死亡,机场抢救有瑕疵,应相应赔偿

患病乘客在机场死亡,机场虽与乘客无运输合同关系,但基于机场在急救行为中的不足,其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标签:消费者权益|航空服务|急救服务

案情简介:2010年,王某登机后因感不适,后下机抢救未果而逝。司法鉴定书认定航空公司机组乘务员对突发病人王某的临时救护行为符合民航相关规则,机场120对王某急救行为中存在不足,且与王某死亡之间存在轻微间接关联。王某近亲属漆某诉请航空公司、机场公司按《国内航空运输承运人赔偿责任限额规定》连带赔偿其损失40万元。

法院认为:①王某与航空公司形成了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依司法鉴定书,王某死亡主要原因系自身疾病所致,故漆某提出应由航空公司、机场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责任连带赔偿最高限额40万元理由不充分,难以全部支持。因司法鉴定书认定航空公司机组乘务员对突发病人王某的临时救护行为符合民航相关规则,故航空公司提出其履约无过错理由成立。②考虑到王某死亡后果系基于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产生,航空公司应酌情给予适当补偿。虽然漆某请求权系基于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但根据司法鉴定书中机场120对王某急救行为存在一定不足,不排除机场120对王某急救行为中不足与其死亡之间存在轻微间接关联鉴定意见,故机场公司负有轻微的间接责任。为减少讼累,判决航空公司补偿漆某8万元、机场公司赔偿漆某10万元。

实务要点:患病乘客在机场死亡,机场虽与乘客无航空旅客运输合同关系,但基于机场在急救行为中的不足,其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江西南昌中院(2012)洪民四终字第305号“漆某与某航空公司等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案”,见《漆向东、漆亮诉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案(运输公司的救助义务)》(沈杰),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商:51)。

04 . 美容美发机构无资质提供医疗美容服务,构成欺诈

不具备医疗执业资格美容美发机构提供医疗美容服务,符合欺诈构成要件,消费者诉请惩罚性赔偿的,应予支持。

标签:消费者权益|医疗美容|执业资格|欺诈|惩罚性赔偿

案情简介:2011年,盛某在美容公司理发,被推荐购买1万元祛斑卡。实际支付2000元,享受5800元祛斑美容治疗后,以效果不佳、受欺诈为由诉请惩罚性赔偿。

法院认为:①民法上欺诈,系指当事人一方故意制造虚假或歪曲事实,或故意隐匿事实真相,使表意人陷入错误而作出意思表示行为。一般认为欺诈构成需具备以下三个条件,即:须有欺诈故意;须实施欺诈行为;受欺诈人因欺诈而陷入错误。只有同时具备上述三个要件,才能构成欺诈。②就盛某要求美容公司赔偿损失的诉请,其首先应符合经营者承担赔偿损失责任的构成要件,包括违约行为、损失后果、因果关系、过错等。盛某虽在接受美容公司提供的服务后,有医疗费、鉴定费等支出,但并无证据证明上述损失后果和美容公司违约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故对盛某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对于盛某要求美容公司退还预付款和加倍赔偿请求,美容公司提供证据中有“电波拉皮”服务项目,而美容公司并不能详细解释该项目所采取的方法、使用的器械或药物,结合盛某陈述,该服务项目更似《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所指医疗美容而非《美容美发业管理暂行办法》所指美容,而一般消费者对上述两个美容服务之间性质、功能等区别能力有限,美容公司在向盛某提供服务前竟然言明“做到没有斑为止”,如此承诺,显然夸大了一般美容美发所能提供的服务功能,会使盛某陷于错误认识,而事实上在美容公司提供服务后,亦无法达到预期目的,故可认定美容公司未按约定提供服务,且提供服务过程中有民法意义上欺诈行为,盛某要求归还已付款项并增加赔偿的诉请,法院予以支持。③盛某就该祛斑美容项目实际支付款项为2 000元,而美容公司关于该服务项目定价为5800元,故应按上述数额分别确定应退还款项和增加赔偿数额。判决美容公司退还盛某2000元并赔偿盛某5800元。

实务要点:不具备医疗执业资格美容美发机构提供医疗美容服务,符合欺诈构成要件,消费者诉请惩罚性赔偿的,应予支持。

案例索引:上海一中院(2012)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759号“盛某与某美容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见《盛海燕与上海永琪美容美发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第一百二十分公司、上海永琪美容美发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名誉侵权、责任认定)》(黄勇、张英杰),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民:268)。

05 . 餐馆对消费者就餐摔倒无过错的,可适用公平原则

消费者在餐馆就餐时摔伤,餐馆已尽到合理限度安全保障义务的,由餐馆承担相应经济补偿责任,符合公平原则。

标签:消费者权益|安全保障义务|侵权|公平原则|餐饮场所|补偿责任

案情简介:2009年,许某在餐馆就餐,在卫生间门口走廊摔倒致8级伤残。餐馆举证证明其已在醒目地方设置了警示标志,并安排专人打扫。许某诉请餐馆赔偿其16万余元。

法院认为:①对于许某在餐馆摔倒时地面是否湿滑以及许某在摔倒前是否饮酒的事实,根据本案证据,法院无法确认。故餐馆称许某自身存在过错、许某称餐馆应承担过错责任主张,难予认可,故本案无法以一方或双方过错来确定赔偿责任。综观本案,不考虑双方当事人之间利益失衡,仅以上述理由驳回许某诉请,不符合《民法通则》第4条关于“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规定。②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7条关于“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规定,许某是在实施有利于餐馆获利的就餐行为时,使自己健康权益受损,故酌情由餐馆补偿给许某一部分经济损失,符合公平原则。补偿费用酌情按许某各项经济损失30%确定为宜。判决餐馆补偿许某4.8万余元。

实务要点:消费者在餐饮场所就餐时摔伤,餐馆已尽合理限度安全保障义务的,简单以过错责任原则处理欠妥,由餐馆酌情补偿消费者一部分经济损失,符合公平原则。

案例索引:青海西宁城西区法院(2012)西民再字第4号“许某与莫某等侵权纠纷案”,见《许倩诉西宁金环砂锅天下全宴坊、莫如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伊海龙),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民:145)。
文章Tag: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