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余启红
联系手机:13523533833
微信号码:13523533833
电子邮箱:y@nnyyyy.com
办公电话:0371-55623577
所属律所:河南继春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郑州市航海路与连云路交叉口航海广场B座1901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动态 >

莆田22年前命案4名当事人无罪 可申请国家赔偿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6-02-05 点击:

莆田22年前命案4名当事人无罪 可申请国家赔偿

  走出监狱大门,许玉森被亲友们簇拥起来。69岁的老母亲摸着他的脸喜极而泣。

莆田22年前命案4名当事人无罪 可申请国家赔偿

  无罪获释后,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许玉森(从左至右)合影。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封莉

  4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再审了22年前的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抢劫案,并依法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无罪。

  1994年1月,莆田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许玉森等4人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经莆田中院一审、福建高院二审,四人以抢劫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案发

  4名被告人被判死缓

  1994年1月,莆田市秀屿区忠门镇前范村66岁老人郑某在家中被人杀害,钱财遭劫。当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很快将忠门镇联星村许金龙、张美来、许玉森、蔡金森等4人列为犯罪嫌疑人。

  1995年6月,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蔡金森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许玉森等4人不服,上诉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福建高院经审理于1999年4月作出二审判决,以抢劫罪改判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许玉森等四人及其亲属不服终审判决,分别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及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申诉。福建省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2月作出再审检察建议书,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原审四名被告犯抢劫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福建高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予以再审。

  福建高院经依法审查,于2015年12月16日决定再审此案。

  证据

  缺乏权威物证

  记者采访了解到,许玉森等四人及其亲属多年来坚称被告人在侦查阶段遭受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才做出有罪供述,法院据以认定4名被告人有罪的部分证人证言存在相互矛盾,甚至伪造证据的情况。

  许玉森等人提出,在一份关键证人的笔录上,有这名证人的15枚指纹,经过司法鉴定比对,除2枚指纹不具备鉴定条件外,其余13枚指纹均与该证人的指纹不符,涉嫌伪造。

  对于引发广泛关注的刑讯逼供和伪造证据问题,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庭审中没有就刑讯逼供和伪证问题进行调查。

  该负责人说,庭审审查了本案的主要事实和证据,并通知部分证人到庭质证。从庭审查明的事实看,原审判决据以认定犯罪事实过分依赖证人证言和当事人有罪供述,缺乏权威的物证,其中一些证人证言存在相互矛盾、前后不一致的地方,一些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福建高院再审审理认为,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共同入室抢劫并将被害人杀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原审四被告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

  福建高院再审认定,原审四被告人主要申诉理由及其辩护人主要辩护意见、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判决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四人无罪。

  赔偿

  可申请国家赔偿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说:“这起案件中法院坚持疑罪从无法治原则,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4名被告人有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依法宣判其无罪。”

  自1994年被认定为犯罪嫌疑人到法院一审、二审认定有罪,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被羁押近22年。厦门勤贤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凌说:“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或部分执行的,受害者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曾凌说,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四人可以向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请求。

  据新华社

  ■ 现场

  在监狱里始终相信有一天能出来

  2月4日18时,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走出福建省莆田监狱大门。迎接他们的是期盼了二十多年的亲人。按照当地风俗,他们回家后,分别在至亲围绕下“摔盘”,跨火盆。

  今天,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莆田中院开庭再审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抢劫一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审判决,宣告四人无罪。

  庭审时,到场的媒体未获得旁听席位。每位当事人亲属只获得三个旁听名额,未获准旁听的几十位亲友从早上7点多便开始在法院门外等候,直到下午17时法院宣判后去莆田监狱迎接亲人。

  走出监狱大门,许玉森被亲友们簇拥起来。69岁的老母亲摸着他的脸喜极而泣,大姐、妹妹和弟弟等亲人分别与他拥抱,痛哭。许玉森对新京报记者说,在监狱里始终相信有一天能出来,因为他是无辜的。他说会宽恕当年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希望他们真心忏悔、反省。宽恕的原因是(如果这些人)落难了,全家人也会跟着痛苦。

  许金龙的父亲在儿子被判死刑后,因精神受不了打击去世,母亲终日以泪洗面,1996年因脑溢血致残,坐轮椅19年,去年因病去世。在自知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许金龙的母亲坐在轮椅上,在福建高院前举着申冤的材料,完成了替儿子的最后一次申诉。

  许金龙入狱时还未娶妻。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在监狱这么多年,脑子坏得很,出来后做什么都不知道,“好像连拿双筷子都不会”。

  三人告诉记者,从接到再审通知,几天来晚上没怎么睡着过觉,许玉森看起来很虚弱,张美来眼圈周围全是黑青。

  张美来说,钱或者可以赚,二十多年的时间却回不来。好在有儿子儿媳,回到家就不怕,有人养老。

  张美来向记者展示当年刑讯逼供留下的伤疤,他说:“在监狱里的每一天,都盼着平反。”

  新京报记者 封莉

文章Tag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