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律师

手机/微信:13523533833(余律师)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治动态 >

《焦点访谈》 20141216 十八年后的再审

来源:CNTV 时间:2014-12-12 点击: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罪、流氓罪”一案做出无罪的再审判决后,社会各界反响强烈。那么,这起备受关注的案件,从原审到再审的18年间,都发生了什么?此次改判又意味着什么呢?

12月15日上午八点半,内蒙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审判长孙炜携合议庭全体成员来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家中,向其父母送达了呼格吉勒图的无罪判决书。孙炜宣读了判决书:“合议庭认为,呼格吉勒图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1996年判决,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

时间回到18年前。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居民区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名女性遇害。当时,18岁的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到治安岗亭报了案。然而,一番调查之后,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

1996年5月23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呼格吉勒图以故意杀人罪和流氓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呼格吉勒图以“没有杀人动机,请求从轻处理”提出上诉。1996年6月5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书面审理后,作出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996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因为迅速侦破了“409”女尸案,当时的呼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集体受到了上级部门的表彰。而在之后的9年时间里,呼格吉勒图的家人一直顶着“杀人犯家属”的帽子默默地生活着。直到2005年,事情开始出现了转折。

那一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赵志红向警方供述,从1996年至2005年,先后作案十多起,其中就包括1996年4月9日晚上,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公厕女尸案。虽然时隔9年,赵志红还是准确指认出了当时的作案地点。

赫峰时任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公安分局局长,赵志红案件的主要侦办人。在赵志红准确指认了“409”案件的现场后,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抽调人员复查呼格吉勒图案,赫峰是复查组主要成员。在查看当年“409”案件的卷宗后,赫峰对比了赵志红和呼格吉勒图分别对此案做的有罪供述。

赫峰说,2006年,呼市公安局关于“409”案的复查结论是,赵志红才是“409”案的真凶,并将这一结论连同嫌疑人赵志红移送检察机关。然而,在2006年11月28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赵志红案进行开庭审理时,公诉机关只对赵志红招认的10起强奸杀人案中的9起提起公诉,唯独没有提到“409”杀人案。赵志红当庭提出疑问,并在之后提交了一份《偿命申请书》,称:“发生在呼市一毛纺家属院公厕的杀人案……确实是我所为……申请派专人彻查此案。”

此后赵志红案休庭,至今8年仍未审判,赵志红也一直在羁押中。而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儿子的清白进行申诉。按照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呼格吉勒图父母委托律师对呼格吉勒图案,向最高法、内蒙高院提出再审申请,向最高检、内蒙高检提出抗诉申请。

与此同时,一些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持续的报道,内蒙古各级公检法系统也一直在对此案进行复查。今年11月19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对呼格吉勒图案启动再审程序。由于被告人和被害人均已死亡,内蒙古高院采取了书面审理的形式。经过20多天的审理,12月15日上午十点,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再审结果,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那么,18年前,是什么样的证据,让呼格吉勒图被判有罪。如今,又是什么样的证据,让内蒙古高院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呢?

首先来看呼格吉勒图的口供。从案发到被执行死刑,呼格吉勒图共有14次审讯笔录,其中11次有罪供述,3次无罪供述。4月9日案发当天,他作为报案人向警方做了案件的陈述,没有做有罪供述,两天之后的4月11日,他第一次做了有罪供述,此后一直都是有罪供述。直到5月7日,在移交检察院后,他第一次翻供,作出无罪供述,不过在5月23日一审开庭时,他面对法官又做出了有罪供述。在上诉之后的提审记录中,他分别做出过有罪供述和无罪供述。

是什么原因让呼格吉勒图反复做出截然相反的供述呢?在5月7日这份面对检察机关人员做出的无罪供述笔录中,他说:“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的,以前讲的是假的,当时公安局他们讲我交待了就让我回家,而且当时我尿紧了,想讲完了就可以尿去了……以前讲的不是真的。”

审判长说,即便是呼格吉勒图做的有罪供述的笔录,其中也有多处与现场勘查笔录以及尸体检验报告等证据不符。因此,呼格吉勒图的口供不能成为判他有罪的依据。除了口供,当年判定呼格吉勒图为杀人凶手的另一个证据,是他指甲缝中附着物的血型鉴定与被害者的血型吻合,都是O型,而呼格吉勒图本人的血型鉴定为A型。对此,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的辩护律师苗立认为,这并不能成为具有排他性的直接证据。对苗立提出的关于血型鉴定结论的质疑,审判长孙炜也认可并采纳。

那么,当年为何对这一重要物证没有做DNA鉴定,而只是普通的血型鉴定呢?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洪道德表示:“这是我们今天的法治理念,当时还不具备这样的法治思维。”

今年12月15日,经过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综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呼格吉勒图犯有故意杀人罪,因此,呼格吉勒图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值得一提的是,“409”案的疑似真凶赵志红还在羁押中,自从2006年一审开庭之后休庭8年,至今并未继续开庭审理,也就是说,这是在呼格案真凶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做出的改判。换句话说,即便赵志红没有出现,呼格吉勒图也应该被判无罪。

当年,从案发到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仅仅用了61天的时间。有媒体报道说,当年正处于“严打”时期,公检法办案遵从的是“从重从快”的原则。那么,当年出现这样的错判,是办案人员素质问题还是当年的大环境使然呢?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何家弘表示:“这里反映两个问题,一个是公检法之间强调配合太多,制约不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庭审虚化,公安定的有罪,检察就得起诉,检察起诉,法院就得判,审判只是一个走过场,所以这次四中全会强调,构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这是非常重要的。”

专家介绍说,如今,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证据不足的情况,按疑罪从无处理,这样的观念也开始被普遍接受。而在1996年,呼格案宣判时,法律中对此还没有明确规定,有罪推定的观念并不少见。

专家表示,直面冤假错案,是司法的进步,也是对人权的尊重。呼格吉勒图案的改判,让整个社会清晰地看到了依法治国前进的脚步。

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的赵建平副院长介绍说,再审判决生效后,呼格吉勒图的家属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具体赔偿标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来执行。同时,对于这个错案的追责程序已经启动,将按照法定程序追究相关办案人员的责任。无论怎样的赔偿和追责,都无法挽回用生命所付出的代价。如何避免今后再发生此类冤假错案,也许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那么,如何才能在实践中切实有效地避免冤假错案呢?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曲新久表示:“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避免刑讯逼供,第二个问题就是证据法,必须严格地防止证据不足的问题。”

呼格案,从案发到执行经历了61天;从发现重大疑点到再审宣判,则经历了9年时间;这一快一慢引发了许多人的思考。随着依法治国进程的不断推进,人们的期待越来越迫切,这些期待逐渐变成了现实。就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专题研究依法治国问题之后的一个月,呼格案启动再审,25天后呼格吉勒图被宣判无罪。其实自2013年以来,还有多起冤假错案也像呼格案一样得到了纠正。这些案件的改判说明,只有不断完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规范司法行为、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文章Tag: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