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刑事辩护律师余启红

联系律师

手机/微信:13523533833(余律师)
余律师微信二维码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法院案例精选:典型民事案例精选 6 则

来源:审判研究 时间:2017-02-27 点击:

本期天同码,主要整理并精选自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年第2—3辑(总第100—101辑)部分民事纠纷典型案例。
陈枝辉
规 则 要 述

01 . 网络借贷平台作为居间人,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网贷平台主要提供借款平台、审核信息服务,其地位应为居间人,而非借款方或保证人,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02 . 民间借贷中换条或旧债转结情形,不免除保证责任

民间借贷中出现换条或旧债转结、新旧贷关系担保人不一致时,担保人主张以贷还贷免除保证责任的,不予支持。

03 . 一方转让夫妻共有房,构成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情形

夫妻一方擅自转让共有房产,与第三人交易的过程疑点重重,且交易双方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应认定恶意串通。

04 . 离婚时,一方可以房屋居住权帮助生活困难另一方

离婚时,一方可以个人住房居住权帮助生活困难另一方。在不影响对方生活情况下,生活困难者可居住至再婚时。

05 . 在同一责任保险事故中,被保险人不能成为第三者

因被保险机动车事故导致被保险人人身或财产损失,被保险人不能作为本车机动车责任保险受害人向保险人索赔。

06 . 保险人已向被保险人理赔,不免除赔偿受害人义务

机动车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未予赔偿,保险人先行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不免除其应负连带支付责任。

 
规 则 详 解
01 . 网络借贷平台作为居间人,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网贷平台主要提供借款平台、审核信息服务,其地位应为居间人,而非借款方或保证人,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标签:民间借贷|网贷平台|居间合同

案情简介:2013年,唐某在网贷平台即拍拍贷公司网站上注册,并根据网站上发布的借款需求提供了8000元借款。2个月后,未收到后续还款。唐某遂根据平台提供的借款人信息,诉请李某还款,并支付约定利息及逾期利息,同时诉请拍拍贷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法院认为:①P2P网络借贷平台通过构筑网络平台,集中借款需求对象信息,然后开放信息,出借人再根据信息产生交易意愿并完成交易。在网络借贷合同成立整个过程中,网贷平台为借贷双方提供了交易信息,搭建了交易环境,并为双方存档电子合同。其开设网站平台并收集提供信息目的亦系为撮合借贷双方成立借贷关系,促成借贷双方签约从而收取服务费以实现营利,其核心仍系居间服务。故平台充当了一个中介服务商角色,其通过有效的信息服务为借贷双方报告订立合同机会并提供订立合同媒介服务,符合居间法律关系特征。故本案拍拍贷公司在本起借款关系中主要行为系提供平台、审核信息,其地位应为居间人,而非借款方或保证人。②本案唐某与李某之间的民间借贷合同关系有网上借款协议为证,该民间借贷合同关系明确、合法,应受法律保护。依借出人注册协议,唐某借出钱款时,对不能知晓借款人真实姓名和地址情况应属明知,相应风险由其自行负担。判决李某偿还唐某剩余借款本金及利息。

实务要点:P2P网贷平台根据借出人注册协议主要提供借款平台、审核信息服务,其地位应为居间人,而非借款方或保证人,不应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案例索引:上海浦东新区法院(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4813号“唐某与李某等民间借贷纠纷案”,见《唐骏诉李玉玲、上海拍拍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法律属性及责任认定》(杨柳),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154)。

02 . 民间借贷中换条或旧债转结情形,不免除保证责任

民间借贷中出现换条或旧债转结、新旧贷关系担保人不一致时,担保人主张以贷还贷免除保证责任的,不予支持。

标签:民间借贷|保证|以贷还贷|换据

案情简介:2011年,庄某与张某对旧债进行结算,在实际借款为86万余元情况下,庄某向张某出具一张100万元借条。何某提供担保。因庄某逾期未偿致诉。何某以借款包含以前的欠款为由主张免除担保责任。

法院认为:①出借人持有借条要求保证人承担还款义务时,借条具有推定借贷事实已实际发生的初步证据效力,但保证人提出借贷事实未发生的抗辩且能作出合理说明时,应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经济能力及交易习惯、证人证言等因素,综合判断借贷事实是否发生。本案中,根据张某自认及相关凭证,应认定张某实际出借金额共计86万余元。②借新还旧需具备三个成立要件:新旧贷款债权债务主体一致、借款人客观上有将新贷偿还旧贷行为、双方之间主观上存在以贷还贷合意。本案中,旧债在出具案涉借条时并未到期,债务人亦无以借款偿还旧债行为,借贷双方亦未达成以新贷还旧贷合意,故保证人不能援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9条主张免除保证责任。③本案并非在债务人偿债能力恶化情形下,以新贷名义骗取担保人担保。虽然100万元借款中含有旧债转结,但并不影响担保人对于借款人经营状况、偿债能力的判断,实际加诸担保人的担保金额亦未超过借条载明金额,故并未加重担保人责任。判决何某对案涉借款86万余元承担保证责任。

实务要点:民间借贷中出现换条或旧债转结、新旧贷关系担保人不一致时,担保人主张以贷还贷免除保证责任的,不予支持。

案例索引:江苏扬州中院(2015)扬民终字第912号“张某诉何某等保证合同纠纷案”,见《张国邦诉何键、柏建华保证合同纠纷案——民间借贷案件中,担保责任免除的理解与适用》(王勇、郝佳佳),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184)。

03 . 一方转让夫妻共有房,构成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情形

夫妻一方擅自转让共有房产,与第三人交易的过程疑点重重,且交易双方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应认定恶意串通。

标签:房屋买卖|夫妻共有|恶意串通

案情简介:2010年,刘某将名下房产售予曹某。2013年,刘某妻张某以该房市场价100万余元、刘某与曹某网签价39万元,双方恶意串通为由诉请确认转让合同无效。刘某与曹某诉讼中关于交易过程的陈述不合常理且自相矛盾。

法院认为:①民事法律规范不仅是民事裁判规范,亦系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准则。涉案房屋属刘某与张某夫妻共同财产,在未征得张某同意情况下,刘某与曹某就涉案房屋进行交易,违反共有财产交易规则,将可能损害共有人张某利益。②《合同法》第52条第2项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9条规定:“当事人对欺诈、胁迫、恶意串通事实的证明,以及对口头遗嘱或者赠与事实的证明,人民法院确信该待证事实存在的可能性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据此,恶意串通合同无效的法律规范包含了“恶意串通”和“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两个构成要件。这两个要件事实无法直接证明,只能通过间接证据证明。间接证明依靠经验法则推理,即社会公认的常理。证明恶意串通,要以合同当事人双方主体行为为线索进行审查,借助经验法则判断其可能性。证明恶意串通不能采取“高度盖然性”标准,而应采纳“排除合理怀疑”标准。即在证明恶意串通事实基本可能性后,证明责任发生转移;待对方辩解不成立才可“排除合理怀疑”,从而认定恶意串通成立。“基本可能性+辩解不成立”系恶意串通类真伪不明案件事实的特殊证明方法。③本案中,刘某与曹某就涉案房屋转让行为的网签合同价格明显低于正常的市场交易价格,又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价款已实际支付;交易过程中存在诸多不合常理之处,刘某与曹某陈述亦存在诸多自相矛盾之处,而二人又未能对上述不合常理与陈述矛盾之处作出合理解释。据此,足以认定刘某与曹某恶意串通,转让涉案房屋,损害了共有人张某利益,判决确认案涉房屋转让行为无效。

实务要点:夫妻一方擅自转让共有房产予第三人,交易过程存在诸多不合常理之处,买卖双方陈述自相矛盾又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应认定恶意串通。

案例索引:北京二中院(2015)二中民终字第01000号“张某与刘某等确认合同无效案”,见《张洪茹诉刘来永、曹燕翔确认合同无效案——恶意串通事实认定的司法技术与证明标准》(李俊晔),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172)。

04 . 离婚时,一方可以房屋居住权帮助生活困难另一方

离婚时,一方可以个人住房居住权帮助生活困难另一方。在不影响对方生活情况下,生活困难者可居住至再婚时。

标签:离婚|经济帮助|生活困难|妇女权益保护

案情简介:2012年,因夫妻感情破裂,刘某诉请与薛某离婚。双方婚生子大学在读。薛某居住房屋系刘某婚前平房拆迁后分得的其中一套安置房。薛某无其他住处及生活来源。

法院认为:①《婚姻法》第42条规定:“离婚时,如乙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7条第1款、第2款规定:“婚姻法第四十二条所称‘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3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未成年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请求支付抚养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刘某与薛某因感情不和分居期间,系薛某独立抚养子女,支撑整个家庭。期间刘某仅邮寄过2000元生活费用于子女生活。目前,薛某无固定工作,亦无自己住房,仍需继续负担孩子上大学期间相关费用,属于前述司法解释中所称“生活困难”情形。薛某要求刘某给予经济帮助,符合《婚姻法》相关规定。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7条第3款规定:“离婚时,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形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者房屋的所有权。”该司法解释对房屋居住权使用期限并无限制性规定。鉴于刘某婚前房屋拆迁后可获得两处房屋,刘某完全有条件将其中一处住房提供给薛某居住,故居住时间可至薛某再婚时为宜。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刘某每月支付双方婚生子抚养费600元,每年支付婚生子学费一半至其自立时止;双方离婚后,薛某可继续居住原房屋至其再婚时止。

实务要点:离婚时,一方生活困难的,另一方可以个人住房居住权进行帮助。在不影响另一方生活情况下,生活困难者可居住至再婚时。

案例索引:山东青岛中院(2014)青民五终字第106号“刘某与薛某离婚纠纷案”,见《刘某与薛某某离婚纠纷案——离婚后,对生活困难一方进行经济帮助的条件及形式》(彭虎成),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149)。

05 . 在同一责任保险事故中,被保险人不能成为第三者

因被保险机动车事故导致被保险人人身或财产损失,被保险人不能作为本车机动车责任保险受害人向保险人索赔。

标签:机动车保险|被保险人|第三者

案情简介:2014年,陈某驾驶宝马车,与黄某驾驶丰田车相撞致两车损坏。交警认定丰田车全责。丰田车保险公司以两车被保险人均为陈某为由拒赔。

法院认为:①依《保险法》第50条第2款规定,责任保险是指亦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第三者责任险性质属责任保险,即保险人赔偿责任以被保险人应负赔偿责任为基础。因被保险人不能成为侵权人,亦即构成责任事故基础的侵权法律关系不存在,故因被保险的机动车事故导致的被保险人人身或财产损失,被保险人不能作为本车的机动车责任保险受害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否则违反责任保险最基本原则。②在同一责任保险事故中,被保险人不能成为第三者。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或财物损失风险只能通过人身意外险或其他非责任保险予以化解。故本案交强险条款和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约定第三者不包括被保险人,未违反法律规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陈某就其宝马车辆受损维修费及其他损失,向其就丰田汽车投保保险公司索赔,缺乏合同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实务要点:在同一责任保险事故中,被保险人不能成为第三者。因被保险人不能成为侵权人,故因被保险的机动车事故导致的被保险人人身或财产损失,被保险人不能作为本车的机动车责任保险受害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

案例索引:广东广州南沙区法院(2014)穗南法民二初字第395号“陈某与某保险公司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见《陈泽坛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禹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被保险人是否属于机动车责任保险的“第三者”》(赵丽、崔剑),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194)。

06 . 保险人已向被保险人理赔,不免除赔偿受害人义务

机动车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未予赔偿,保险人先行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不免除其应负连带支付责任。

标签:机动车保险|保险公司|赔偿主体

案情简介:2012年,魏某驾驶运输公司车辆与陈某驾驶挂靠物流公司车辆相撞,交警认定魏某、陈某分负主、次责。运输公司就其车辆损失,诉请陈某车辆投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赔偿。保险公司以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付陈某4000元为由抗辩。

法院认为:①《保险法》第65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故本案交通事故给运输公司造成的车辆损失,应先由陈某所驾车辆交强险保险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陈某所驾驶车辆商业三者险保险人依保险合同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②本案保险公司在被保险人陈某未向运输公司赔偿情况下,向陈某赔偿保险金,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不能免除其对第三者运输公司应依法承担的赔偿责任。鉴于保险公司已将应向运输公司赔偿的车损款交付给了陈某,故为减少当事人诉累,判决陈某将保险公司已付4000元支付给运输公司,保险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实务要点:机动车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未予赔偿,保险人已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第三者可要求被保险人支付赔偿款,并要求保险人在已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金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案例索引:河南漯河中院(2014)漯民二终字第157号“某运输公司与陈某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见《驻马店市恒兴运输有限公司诉陈绍峰等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保险公司已向被保险人理赔不能免除其对受害人的赔偿义务》(张永辉),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702/100:216)。
文章Tag: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凡网站注明“来源:XXX或转自: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个人研究学习之便,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