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刑事案例 > 正文

《刑事审判参考》历年来总目录(中)368-734号

《刑事审判参考》(2005年第6期,总第47期)
[第368号]孔德明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如何区分非法运输、储存爆炸物罪和非法携带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
[第369号]孙传龙故意杀人案——亲友带领公安人员抓获犯罪嫌疑人能否认定自首
[第370号]李宁、王昌兵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之间的界限
[第371号]高泳故意伤害案——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伤害的,应由该法人或组织承担民事责任
[第372号]袁才彦编造虚假恐怖信息案——以编造爆炸威胁等恐怖信息的方式向有关单位进行敲诈勒索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373号]梁国雄、周观杰等贩卖毒品案——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的定性及自首、立功的认定问题
[第374号]吕卫军、曾鹏龙运输毒品案——如何准确区分共犯与同时犯
[第375号]张玉英非法持有毒品案——对接受藏匿有毒品的邮包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376号]吴祥海介绍卖淫案——介绍卖淫罪与介绍嫖娼行为的区别
[第377号]李祖清等被控贪污案——国家机关内部科室集体私分违法收入的行为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1期,总第48期)
[第378号]郭金元、肖东梅非法经营案——被行政处罚过的非法经营数额应否计入犯罪数额
[第379号]刘建场、李向华倒卖车票案——以出售牟利为目的购买大量车票尚未售出的行为如何处理
[第380号]王建辉、王小强等故意杀人、抢劫案——对共同故意杀人致人死亡的多名主犯如何区别量刑
[第381号]董保卫、李志林等盗窃、收购赃物案——投案动机和目的是否影响自首成立
[第382号]刘必仲挪用资金案——彩票销售人员不交纳投注金购买彩票并且事后无力偿付购买彩票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383号]郭如鳌、张俊琴、赵茹贪污、挪用公款案——证券营业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私分单位违规自营炒股盈利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384号]胡发群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索要高额投资回报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第385号]鞠胤文挪用公款、受贿案——因挪用公款索取、收受贿赂或者行贿构成犯罪的,是择一重处还是两罪并罚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2期,总第49期)
[第386号]张炯、李培骏妨害信用卡管理案——刑法修正案(五)第一条的适用
[第387号]王世清票据诈骗、刘耀挪用资金案——勾结银行工作人员使用已贴现的真实票据质押贷款的行为如何处理
[第388号]于爱银、戴永阳故意杀人案——受杀人犯指使将小孩带离现场能否构成共犯
[第389号]洪志宁故意伤害案——故意伤害行为导致被害人心脏病发作猝死的如何量刑
[第390号]马良生故意伤害案——雇主是否应对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第391号]李政、侍鹏抢劫案——针对特定的被害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实施抢劫是否属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
[第392号]李靖贩卖、运输毒品案——因毒品犯罪被判处的刑罚尚未执行完毕又犯贩卖、运输毒品罪的,是否适用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的规定从重处罚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3期,总第50期)
[第393号]闫新华故意杀人、盗窃案——对既具有法定从轻又具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应当慎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394号]陈国策故意伤害案——实施犯罪行为后滞留犯罪现场等候警方处理的行为能否认定自动投案
[第395号]滕开林、董洪元强奸案——通奸后帮助他人强奸是否构成共犯
[第396号]陈某强奸案——如何把握强奸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397号]韦国权盗窃案——暗自开走他人忘记锁闭的汽车的行为如何处理
[第398号]黄旭、李雁编造虚假恐怖信息案——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的认定和处罚
[第399号]钱政德受贿案——在国家机关设立的非常设性工作机构中从事公务的非正式在编人员是否属于国家工作人员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4期,总第51期)
[第400号]张德军故意伤害案——见义勇为引发他人伤亡的如何处理
[第401号]魏建军抢劫、放火案——抢劫过程中致人重伤昏迷,又放火毁灭罪证致人窒息死亡的,是抢劫致人死亡还是故意杀人
[第402号]范昌平抢劫、盗窃案——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发现漏罪被判决后仍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是否需要重新核准
[第403号]王贺军合同诈骗案——以签订虚假的工程施工合同为诱饵骗取钱财的行为是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罪
[第404号]陆惠忠、刘敏非法处置扣押的财产案——窃取本人被司法机关扣押财物的行为如何处理
[第405号]宋光军运输毒品案——因同案犯在逃致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不明的应慎用死刑
[第406号]刘某挪用公款案——国有公司长期聘用的管理人员是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还是受国有公司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
[第407号]方俊受贿案——国家工作人员以“劳务报酬”为名收受请托人财物的应认定为受贿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5期,总第52期)
[第408号]陈卫国、余建华故意杀人案——对明显超出共同犯罪故意内容的过限行为应如何确定罪责
[第409号]王兴佰、韩涛、王永央故意伤害案——共同故意伤害犯罪中如何判定实行过限行为
[第410号]蔡世祥故意伤害案——虐待过程中又实施故意伤害行为致人死亡的如何定罪
[第411号]何荣华强奸、盗窃案——如何理解“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
[第412号]张泽容、屈自强盗窃案——盗窃定期存单从银行冒名取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413号]练永伟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犯罪集团和普通共同犯罪
[第414号]田嫣、崔永林等贩卖毒品案——犯罪分子亲属代为立功的能否作为从轻处罚的依据
《刑事审判参考》(2006年第6期,总第53期)
[第415号]孙贤玉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逃离现场后又投案自首的行为能否认定“肇事逃逸”
[第416号]蓑口义则走私文物案——走私古脊椎动物、古人类化石的行为应以走私文物罪定罪处罚,走私古脊椎动物、古人类化石以外的其他古生物化石的行为不能以走私文物罪定罪处罚
[第417号]谭慧渊、蒋菊香侵犯著作权案——对于司法解释是否需要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
[第418号]张勇故意伤害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民事部分的诉讼时效如何计算
[第419号]王艳重婚案——恶意申请宣告配偶死亡后与他人结婚的的行为构成重婚罪
[第420号]孟动、何立康盗窃案——如何认定网络盗窃中电子证据效力和盗窃数额
[第421号]贺淑华非法行医案——产妇在分娩过程中因并发症死亡,非法行医人对其死亡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第422号]王铮贪污、挪用公款案——已办理退休手续依然从事公务的国家工作人员仍构成挪用公款罪主体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1期,总第54期)
[第423号]林永杰、卢志强走私普通货物案——走私仿真枪犯罪案件中的有关鉴定和计税依据问题
[第424号]张北海等人贷款诈骗、金融凭证诈骗案——伪造企业网上银行转账授权书骗取资金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425号]李路军金融凭证诈骗案——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利用工作之便,以换折方式支取储户资金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金融凭证诈骗罪
[第426号]王珂伪造、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蔡明喜倒卖伪造的有价票证案——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中的“其他有价票证”如何认定
[第427号]张超群、张克银盗窃案——窃取他人挖掘机电脑主板后向被害人索取钱财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428号]罗扬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案——明知房产被依法查封而隐瞒事实将房产卖与他人并收取预付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429号]孟广超医疗事故案——具有执业资格的医生根据民间验方、偏方制成药物诊疗,造成就诊人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430号]王某贩卖毒品案——对以非常规形式存在的毒品应如何定性及对涉及多种类毒品的犯罪案件如何量刑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2期,总第55期)
[第431号]彭崧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吸食毒品后影响其控制、辨别能力而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要承担刑事责任
[第432号]杨某某故意伤害案——明知先行行为会引发危害后果而不予以防止的行为构成故意犯罪
[第433号]李明故意伤害案——为预防不法侵害而携带防范性工具能否阻当防卫的成立
[第434号]赵金明等故意伤害案——持刀追砍致使他人泅水逃避导致溺水死亡的如何定罪
[第435号]胡经杰、邓明才非法拘禁案——为寻找他人而挟持人质的行为构成何罪
[第436号]粟君才等抢劫、非法持有枪支案——为抢劫而携带枪支,抢劫中未使用枪支的,不是持枪抢劫
[第437号]周建龙盗窃案——向被害人投案的行为是否认定为自首
[第438号]陈佳嵘等贩卖、运输毒品案——协助司法机关稳住被监控的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立功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3期,总第56期)
[第439号]韩正连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交通肇事转化为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
[第440号]韩宜过失致人死亡案——无充分证据证实伤害行为与伤害后果有因果关系的,不能认定成立故意伤害罪
[第441号]谷贵成抢劫案——如何把握转化抢劫犯罪既遂未遂的区分标准
[第442号]焦军盗窃案一一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间重新犯罪如何计算未执行完毕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
[第443号]张舒娟敲诈勒索案——利用被害人年幼将其哄骗至外地继而敲诈其家属钱财的能否构成绑架罪
[第444号]肖芳泉辩护人妨害作证案——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中的“证人”是否包括被害人
[第445号]廖渭良等非法占用农用地、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案——非法占用园地、改变园地用途的能否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定罪处罚
[第446号]顾荣忠挪用公款、贪污案——由国有公司负责人口头提名、非国有公司聘任的管理人员能否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4期,第57期)
[第447号]樟树市大京九加油城、黄春发等偷税案——行为人购进货物时应当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而未索要,销售货物后没有按照增值税征管规定纳税,从而偷逃应纳税款的,在计算偷税数额时,应当减除按照增值税征管规定可以申报抵扣的税额
[第448号]古展群等非法经营案——如何认定非法买卖、运输盐酸氯胺酮注射液行为的性质
[第449号]余华平、余后成被控故意杀人案——如何把握故意杀人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450号]蒋勇、李刚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共同间接故意杀人与过失致人死亡
[第451号]黄艺等诈骗案——设置圈套诱人参赌,以打假牌的方式“赢取”他人钱财的行为构成赌博罪还是诈骗罪
[第452号]贺豫松职务侵占案——临时搬运工窃取铁路托运物资构成盗窃罪还是职务侵占罪
[第453号]张建国贩卖毒品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关于“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规定
[第454号]陈焕林等挪用资金、贪污案——无法区分村民委员会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款项性质的如何定罪处罚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5期,总第58期)
[第455号]张俊等走私普通货物案——单位责任人员在实施单位犯罪的同时,其个人又犯与单位犯罪相同之罪的,应数罪并罚
[第456号]杨永胜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未遂的是否作为犯罪处理
[第457号]宗爽合同诈骗案——以签订出国“聘请顾问协议书”为名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458号]吕升艺故意杀人案——最高法院复核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量刑适当,但定罪不准的,可以直接改判罪名并核准死刑
[第459号]杜益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共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中,被告人如实供认公安机关没有掌握的其致人死亡的关键情节,是否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第460号]陈建伍盗窃案——盗窃邮政局金库中存放的邮政储汇款是否构成盗窃金融机构
[第461号]王一辉、金珂、汤明职务侵占案——利用职务便利盗卖单位游戏“武器装备”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462号]高建华等贪污案——使用公款购买房屋构成贪污的,犯罪对象是公款还是房屋
《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6期,总第59期)
[第463号]庄木根、刘平平、郑斌非法买卖枪支、贩卖毒品案——非法买卖枪支时以毒品冲抵部分价款行为如何定性
[第464号]田成志集资诈骗案——亲属提供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能否认定自首
[第465号]刘兵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自动投案中的“形迹可疑”
[第466号]韩维等抢劫案——非法进入他人共同租住的房屋抢劫是否属于“入户抢劫”
[第467号]张正权等抢劫案——如何正确认定犯罪预备
[第468号]沈利潮抢劫案——行政拘留期间交代犯罪行为的能否认定自首
[第469号]苏同强、王男敲诈勒索案——如何理解与认定刑法第十九条规定的“盲人”犯罪
[第470号]马平、沈建萍受贿案——以房产交易形式收受贿赂的犯罪数额认定问题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1期,总第60期)
[第471号]潘儒民、祝素贞、李大明、龚媛洗钱案–上游犯罪行为人尚未定罪判刑的如何认定洗钱罪
[第472号]张国涛信用卡诈骗案–如何认定信用卡诈骗罪中的信用卡范围
[第473号]谈文明等非法经营案——擅自制作网游外挂出售牟利如何定性
[第474号]吴江故意杀人案–如何处理因恋爱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
[第475号]颜克于等故意杀人案——“见死不救”能否构成犯罪
[第476号]赵春昌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的自首
[第477号]王国全抢劫案——如何认定抢劫致人死亡
[第478号]马素英、杨保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如何理解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的“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2期,总第61期)
[第479号]徐开雷保险诈骗案——被保险车辆的实际所有人利用挂靠单位的名义实施保险诈骗行为的,构成保险诈骗罪
[第480号]李春伟、史熠东抢劫案——未成年人犯罪,法定刑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也可以适用免予刑事处罚
[第481号]弓喜抢劫案——在意图抢劫他人数额巨大财物的过程中致人轻伤,但未抢得财物的,是否认定为“抢劫数额巨大”
[第482号]王建利等抢劫案——对抢劫国家二级以上文物的应如何量刑
[第483号]马俊、陈小灵等盗窃、隐瞒犯罪所得案——在盗窃实行犯不知情的情况下,与销赃人事先约定、事后出资收购赃物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共犯
[第484号]虞秀强职务侵占案——利用代理公司业务的职务之便将签订合同所得之财物占为己有的,应定职务侵占罪还是合同诈骗
[第485号]孙立平等盗掘古墓葬案——如何认定盗掘古墓葬罪中的既遂和多次盗掘
[第486号]朱海斌等制造、贩卖毒品案——制造毒品失败的行为能否认定为犯罪未遂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3期,总第62期)
[第487号]姚凯高利转贷案——套取银行的承兑汇票是否属于套取银行信贷资金
[第488号]惠庆祥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如何认定非法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第489号]陈宗纬、王文泽、郑淳中非法经营案——超越经营范围向社会公众代理转让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是否构成犯罪
[第490号]肖明明故意杀人案——在盗窃过程中为灭口杀害被害人的应如何定性
[第491号]侯吉辉、匡家荣、何德权抢劫案——在明知他人抢劫的情况下,于暴力行为结束后参与共同搜取被害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第492号]朱影盗窃案——对以盗窃与诈骗相互交织的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493号]吴孔成盗窃案——保外就医期间重新犯罪的如何计算前罪未执行的刑罚
[第494号]余志华诈骗案——将租赁来的汽车典当不予退还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4期,总第63期)
[第495号]谭荣财、罗进东强奸、抢劫、盗窃案——强迫他人性交、猥亵供其观看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496号]俞志刚绑架案——绑架犯罪人绑架他人后自动放弃继续犯罪的如何处理
[第497号]何永国抢劫案——审理共同犯罪案件后到案被告人时,对先到案共犯人的生效裁判文书所采信的证据如何质证
[第498号]卞修柱抢劫案——对推卸责任型翻供如何进行审查判断
[第499号]吴灵玉等抢劫、盗窃、窝藏案——揭发型立功中“他人犯罪行为”的认定
[第500号]赵廷贵贩卖毒品案——贩卖含量极低的海洛因针剂,如何认定毒品数量并适用刑罚
[第501号]高国亮、李永望等贩卖、制造毒品案——加工、生产混合型毒品“麻古”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制造毒品罪
[第502号]张威同挪用公款案——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借给其他单位使用,没有谋取个人利益的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5期,总第64期)
[第503号]王桂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销售伪劣产品、虚报注册资本案——向药品生产企业销售假冒的药品辅料的行为如何定
[第504号]冯留民破坏电力设备、盗窃案——结合司法解释看破坏电力设备罪与盗窃罪的竞合
[第505号]尚知国等重大劳动安全事故案——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出现竞合时应如何处理
[第506号]赵东波、赵军故意杀人、抢劫案——预谋并实施抢劫及杀人灭口行为的应如何定性
[第507号]王立刚等故意伤害案——如何区分故意伤害罪与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
[第508号]范军盗窃案——偷配单位保险柜钥匙秘密取走柜内的资金后,留言表明日后归还的行为仍然构成犯罪
[第509号]夏某理等人敲诈勒索案——拆迁户以举报开发商违法行为为手段索取巨额补偿款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
[第510号]马平华挪用公款案——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原国企中国家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如何认定
《刑事审判参考》(2008年第6期,总第65期)
[第511号]张俊杰故意杀人案——同事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件应慎用死刑
[第512号]杨飞故意杀人案——对于被告人拒不认罪且无目击证人的案件,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第513号]程文岗等故意伤害案——共同犯罪案件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部分被告人达成调解协议的如何处理
[第514号]陆振泉强奸案——如何认定强奸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第515号]徐通等盗窃案——先前宣告的数个缓刑均符合撤销条件的,审判新罪的人民法院可以同时撤销缓刑
[第516号]刘宏职务侵占案——用工合同到期后没有续签合同的情况下,原单位工作人员是否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
[第517号]张彪等寻衅滋事案——以轻微暴力强索硬要他人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518号]达瓦加甫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出售野生动物保护法实施前已持有的雪豹皮如何定罪处罚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1期,总第66期)
[第519号]李宁侵犯商业秘密案——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中的经营信息与重大损失
[第520号]李洪生强迫交易案——使用暴力强行向他人当场“借款”并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21号]王乾坤故意杀人案——聚众斗殴既致人死亡又致人轻伤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22号]翁见武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报警后又继续实施犯罪行为的,是否构成自首
[第523号]陈金权故意杀人案——故意杀人案件能否由人民法院作为自诉案件直接受理
[第524号]索和平故意伤害案——故意伤害致死尊亲属的如何量刑
[第525号]王秋明故意伤害案——被告人在案发后电话报警的行为是否成立自首
[第526号]毛君、徐杰非法侵入住宅案——入户盗窃财物数额未达到盗窃罪定罪标准,严重妨碍他人的居住与生活安宁的,可以按非法侵入住宅罪定罪处罚
[第527号]詹伟东、詹伟京盗窃案——通过纺织品网上交易平台窃取并转让他人的纺织品出口配额牟利的行为如何定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2期,总第67期)
[第528号]武汉同济药业有限公司等四单位及孙伟民等人贩卖、运输、制造、转移毒品案——不明知他人购买咖啡因是用于贩卖给吸毒人员的情况下,违规大量出售咖啡因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第529号]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贩毒网络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责
[第530号]侯占齐、李文书、侯金山等人走私、贩卖毒品案——对家族式毒品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地位相对较低的主犯,可酌情从轻判处刑罚
[第531号]赵扬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罪适用死刑的一般标准
[第532号]吉火木子扎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毒品案件中毒品数量与死刑适用的关系
[第533号]李补都运输毒品案——被告人运输毒品数量大,但不排除受人雇佣的,如何量刑
[第534号]王丹俊贩卖、制造毒品案——如何把握新型毒品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
[第535号]李昭均运输毒品案——如何把握运输氯胺酮犯罪的死刑适用标准
[第536号]赵敏波贩卖、运输毒品案——未进行毒品含量鉴定的新类型毒品案件应如何量刑
[第537号]王佳友、刘泽敏贩卖毒品案——对有特情介入因素的案件如何量刑
[第538号]申时雄、汪宗智贩卖毒品案——如何认定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数量引诱
[第539号]马良波、魏正芝贩卖毒品案——被告人提供的在逃犯的藏匿地点与被告人亲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该人的实际地点不一致的,能否认定为立功
[第540号]张树林等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对有重大立功表现但罪行极其严重的被告人如何量刑
[第541号]吴乃亲贩卖毒品案——罪行极其严重,虽有重大立功,但功不抵罪,不予从轻处罚
[第542号]贺建军贩卖、运输毒品案——保外就医期间再犯毒品犯罪的应当认定为毒品再犯
[第543号]龙从斌贩卖毒品案——对毒品犯罪数量接近实际掌握的死刑适用标准,又系毒品再犯的,如何体现从重处罚
[第544号]呷布金莫贩卖毒品案——对贩卖毒品数量刚达到死刑适用标准,但系毒品惯犯的,如何量刑
[第545号]依火挖吉、曲莫木加、俄木阿巫贩卖、运输毒品案——审理先归案被告人过程中,在逃的共同犯罪嫌疑人归案的,应如何处理
[第546号]王会陆、李明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共同犯罪中罪责相对较小但系毒品再犯的,亦应从严惩处
[第547号]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案——对同时为自己和他人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应如何量刑
[第548号]李良顺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高度隐蔽的方式运输毒品,但否认明知的,如何认定
[第549号]龙正明运输毒品案——被告人到案后否认明知是毒品而运输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第550号]周桂花运输毒品案——被告人以托运方式运输毒品的,如何认定其主观明知
[第551号]闵光辉、马占霖、帕丽旦木•买森木贩卖毒品案——如何确定毒品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辖
[第552号]胡元忠运输毒品案——人“货”分离且被告人拒不认罪的,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第553号]李陵、王君亚等贩卖、运输毒品,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案——被告人到案后不认罪的,如何认定其犯罪事实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3期,总第68期)
[第554号]房国忠故意杀人案——醉酒状态下实施犯罪,量刑时可否酌情考虑导致行为人醉酒的原因
[第555号]胡忠、胡学飞、童峰峰故意杀人案——如何确定雇凶者与受雇者的罪责
[第556号]刘宝利故意杀人案——如何认定被害人过错
[第557号]林燕盗窃案——保姆盗窃主人财物后藏于房间是否构成盗窃既遂
[第558号]李富盗窃案——开庭审理后发现检察机关起诉的案件系自诉案件的应当如何处理
[第559号]贾志攀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案——虚假地震信息能否认定为虚假恐怖信息
[第560号]卞长军等盗掘古墓葬案——盗掘古墓葬罪中主观认知的内容和“盗窃珍贵文物”加重处罚情节的适用
[第56l号]姚乃君等非法行医案——对罪证不足的刑事附带民事自诉案件可不经开庭审理直接驳回起诉
[第562号]梁晓琦受贿案——收受无具体金额的会员卡、未出资而委托他人购买股票获利是否认定为受贿
[第563号]张群生滥用职权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以单位名义擅自出借公款给其他单位使用造成巨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4期,总第69期)
[第564号]周新桥等非法经营案——刑法修正案颁布实施前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期货业务的行为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
[第565号]闫光富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通知后到案,但在公安机关掌握部分证据后始供述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第566号]卜玉华、郭臣故意杀人、抢劫案——共同抢劫中故意杀人案件的认定和处理
[第567号]陈玲、程刚案故意伤害——父母为教育孩子而将孩子殴打致死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568号]张化故意伤害案——聚众斗殴致人死亡的应如何定罪
[第569号]韩霖故意伤害案——如何认定防卫过当
[第570号]白宇良、肖益军绑架案——绑架罪未完成形态的区分
[第571号]李彬、袁南京、胡海珍等绑架、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案——帮人“讨债”参与绑架,与人质谈好“报酬”后将其释放,事后索要“报酬”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72号]寸跃先抢劫案——死刑案件如何切实贯彻证据裁判原则
[第573号]刘珍水侵占案——涉众型刑事自诉案件可以进行合并审理
[第574号]杨培珍挪用公款案——利用职务便利将关系单位未到期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用于清偿本单位的债务,同时将本单位等额的银行转账支票出票给关系单位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5期,总第70期)
[第575号]杨辉、石磊等破坏电力设备案——盗窃电力设备过程中,以暴力手段控制无抓捕意图的过往群众的不构成抢劫罪
[第576号]刘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未遂的应依何标准进行处罚
[第577号]谭某合同诈骗案——业务员冒用公司名义与他人签订合同违规收取货款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578号]沈容焕合同诈骗案——涉外刑事案件中境外证据的审查与认定
[第579号]吴金义故意杀人案——物证提取不全或来源不清案件的证据审查
[第580号]虞正策强奸、抢劫案——在入户强奸过程中临时起意劫取财物的,能否认定为“入户抢劫”
[第581号]龚文彬等抢劫、贩卖毒品案——诈骗未得逞后以暴力手段取得财物的如何定性
[第582号]杨聪慧、马文明盗窃机动车号牌案——以勒索钱财为目的盗窃机动车号牌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83号]杨飞侵占案——如何理解和认定侵占罪中的“代为保管他人财物”
[第584号]周小华受贿案——特定关系人在受贿案件中的认定问题
[第585号]蒋勇、唐薇受贿案——如何认定国家工作人员与特定关系人的共同受贿行为
《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6期,总第71期)
[第586号]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醉酒驾车连续冲撞致多人伤亡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587号]李跃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在城市主干路采用故意驾驶机动车撞击他人车辆制造交通事故的手段勒索钱财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588号]胡斌交通肇事案——超速驾车撞死人行道内行人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589号]冯支洋等嫖宿幼女案——对嫖宿幼女罪如何进行宙查认定
[第590号]张世明抢劫案——非同案共犯供述的证明力认定
[第591号]王微、方继民诈骗案——将他人手机号码非法过户后转让获取钱财行为如何定性
[第592号]许实义贩卖、运输毒品案——毒品犯罪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第593号]彭佳升贩卖、运输毒品案——因运输毒品被抓获后又如实供述司法机关未掌握的贩卖毒品罪行不构成自首
[第594号]廖常伦贪污、受贿案——村民小组长在特定情形下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第595号]张留群受贿案——村民组组长依法从事公务的认定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1期,总第72期)
[第596号]法院裁定终结执行被执行人龙金罚金案——刑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罚金减免程序如何操作
[第597号]訾北佳损害商品声誉案——如何认定损害商品声誉罪中的“他人”
[第598号]张东生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具备自首要件,其亲属不配合抓捕的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第599号]杨淑敏故意杀人案——在被告人翻供的情况下如何根据供证关系定案
[第600号]闫子洲故意伤害案——将正在实施盗窃的犯罪分子追打致死的行为如何量刑
[第601号]朱高伟强奸、故意杀人案——中止犯罪中的“损害”认定
[第602号]程稚瀚盗窃案——充值卡明文密码可以成为盗窃犯罪的对象
[第603号]曾巩义、陈月容非法狩猎案——私拉电网非法狩猎并危及公共安全的,应当如何处理
[第604号]吴晴兰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犯意诱发型”案件如何处理
[第605号]谢怀清等贩卖、运输毒品案——毒品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先后翻供的,如何认定案件事实
[第606号]房立安、许世财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案——如何认定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
[第607号]汪光斌受贿案——没有利用查禁犯罪职责获取的线索可以构成立功
[第608号]李万、唐自成受贿案——国有媒体的记者能否构成受贿罪的主体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2期,总第73期)
[第609号]杨俊杰、周智平侵犯商业秘密案——自诉案件中如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主要构成要件
[第610号]侯卫春故意杀人案——在故意杀人犯罪中醉酒状态能否作为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第611号]李官容抢劫、故意杀人案——对既具有自动性又具有被迫性的放弃重复侵害行为,能否认定犯罪中止
[第612号]周建平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非法购买公民电话通话清单后又出售牟利的,如何定罪处罚
[第613号]王志坚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把握抢劫犯罪案件中加重情节的认定
[第614号]张令、樊业勇抢劫、盗窃案——协助抓获盗窃同案犯,该同案犯因抢劫罪被判处死缓,能否认定为重大立功
[第615号]郝卫东盗窃案——如何认定盗窃犯罪案件中的“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
[第616号]岑张耀等走私珍贵动物、马忠明非法收购珍贵野生动物、赵应明等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案——具有走私的故意,但对走私的具体对象认识不明确如何定罪处罚
[第617号]智李梅、蒋国峰贩卖、窝藏、转移毒品案——被告人曾参与贩卖毒品,后又单方面帮助他人窝藏、转移毒品的,如何定罪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3期,总第74期)
[第618号]陈金豹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认定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中的“参加”行为
[第619号]邓伟波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把握和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
[第620号]黄向华等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陈国阳、张伟洲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主观要件
[第621号]李军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和积极参加行为
[第622号]张志超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理解和把握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非法控制特征
[第623号]刘烈勇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结合具体案情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非法控制特征
[第624]区瑞狮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界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成员个人犯罪
[第625号]王平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经济特征
[第626号]张宝义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罪责
[第627号]张更生等故意杀人、敲诈勒索、组织卖淫案——如何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有违法犯罪行为的单位
[第628号]乔永生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把握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证据要求和证明标准
[第629号]王江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如何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及组织者、领导者对具体犯罪的罪责
[第630号]范泽忠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如何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4期,总第75期)
[第631号]吴芝桥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案——如何认定非法制造、买卖枪支、弹药罪的“情节严重”
[第632号]薛洽煌非法经营联邦止咳露案——非法经营药品犯罪案件中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
[第633号]焦祥根、焦祥林故意杀人案——以欺骗手段诱使他人产生犯意,并创造犯罪条件的,构成共同犯罪
[第634号]龙世成、吴正跃故意杀人、抢劫案——共同抢劫杀人致一人死亡案件,如何准确区分主犯之间的罪责
[第635号]杨春过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区分过失致人死亡罪与故意伤害罪(致死)
[第636号]林明龙强奸案——在死刑案件中,被告人家属积极赔偿,取得被害方谅解,能否作为应当型从轻处罚情节
[第637号]张红亮等抢劫、盗窃案——劫持被害人后,要求被害人以勒赎之外的名义向其家属索要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38号]傅伟光走私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认定行为人的主观明知?对走私美沙酮片剂的犯罪行为如何适用量刑情节
[第639号]包占龙贩卖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区别侦查机关的“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对不能排除“数量引诱”的毒品犯罪案件能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640号]邵春天制造毒品案——跨国犯罪案件如何确定管辖权和进行证据审查
[第641号]方惠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以牟利为目的与多人进行网络视频裸聊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642号]钱银元贪污、职务侵占案——如何理解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5期,总第76期)
[第643号]夏洪生抢劫、破坏电力设备案——骗乘出租车欲到目的地抢劫因惟恐被发觉而在中途放弃的,能否认定为抢劫预备阶段的犯罪中止?为逃匿而劫取但事后予以焚毁的机动车辆能否计入抢劫数额
[第644号]叶燕兵非法持有枪支案——邀约非法持枪者携枪帮忙能否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的共犯
[第645号]曹戈合同诈骗案——伪造购销合同,通过与金融机构签订承兑合同,将获取的银行资金用于偿还其他个人债务,后因合同到期无力偿还银行债务而逃匿,致使反担保人遭受巨额财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46号]刘恺基合同诈骗案——如何认定合同诈骗犯罪中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第647号]姚国英故意杀人案——因长期遭受虐待和家庭暴力而杀夫能否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中的“情节较轻”?对此类故意杀人犯能否适用缓刑
[第648号]代海业盗窃案——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如何数罪并罚
[第649号]詹群忠等诈骗案——利用手机群发诈骗短信,后因逃避侦查丢弃银行卡而未取出卡内他人所汇款项,能否认定为诈骗罪的未遂形态
[第650号]张航军等诈骗案——利用异地刷卡消费反馈时差要求银行工作人员将款项存入指定贷记卡当同伙在异地将该贷记卡上的款项刷卡消费完毕,又谎称存款出错,要求撤销该项存款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651号]李祥英传授犯罪方法案——强迫他人学习犯罪方法后胁迫其实施犯罪应如何定性
[第652号]黄德林滥用职权、受贿案——滥用职权同时又受贿是否实行数罪并罚
《刑事审判参考》(2010年第6期,总第77期)
[第653号]张平票据诈骗案——盗窃银行承兑汇票并使用,骗取数额较大财物的行为是构成盗窃罪还是票据诈骗罪
[第654号]陈乃东故意杀人案——对“零口供”案件如何运用间接证据定案
[第655号]朱某故意杀人、盗窃案——如何把握死刑案件的证明标准
[第656号]陈亚军故意伤害案——直接言词证据为孤证其他间接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的,应依法作出无罪判决
[第657号]覃玉顺强奸、故意杀人案——对罪行极其严重的故意杀人未遂犯,能否适用死刑立即执行
[第658号]刘正波、刘海平强奸案——欠缺犯意联络和协同行为的同时犯罪不能认定为共同犯罪
[第659号]伍金洪、黄南燕绑架案——户籍证明与其他证据材料互相矛盾时如何认定被告人的年龄
[第660号]刘兴明等抢劫、盗窃案——盗窃后持枪抗拒抓捕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持枪抢劫”
[第661号]李春旺盗窃案——在地方指导性意见对“入户盗窃”和普通盗窃设置不同定罪量刑标准的前提下,入户盗窃信用卡后使用的数额应否一并计入“入户盗窃”数额
[第662号]章来苟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检察官离任后在原任职检察院办理的案件中担任辩护人是否违反了回避制度?若违反了回避制度,应如何处理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1期,总第78期)
[第663号]梁俊涛非法经营案——对于制售有严重政治问题的非法出版物行为应如何定性
[第664号]唐小明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编写添加淫秽色情内容的手机网站建站程序并贩卖的行为应如何定罪
[第665号]陈乔华复制、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以手机存储卡为载体复制淫秽物品牟利的行为应如何定罪处罚
[第666号]李志雷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贩卖指向淫秽视频链接的行为定性和数量认定
[第667号]魏大巍、戚本厚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以牟利为目的向淫秽网站投放广告的行为如何定罪
[第668号]张方耀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实施的淫秽电子信息犯罪的行为方式与罪名认定及该类犯罪的数量认定
[第669号]罗刚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如何正确把握淫秽电子信息的实际被点击数
[第670号]胡鹏等传播淫秽物品案——如何把握利用网络群组传播淫秽物品的犯罪
[第671号]冷继超传播淫秽物品案——如何认定网站版主传播淫秽物品的刑事责任
[第672号]宋文传播淫秽物品、敲诈勒索案——将与他人性交的视频片段上传至个人博客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73号]重庆访问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及郑立等人组织淫秽表演案——单位利用网络视频组织淫秽表演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第674号]孙国强等假冒注册商标案——如何认定假冒注册商标罪中的同一种商品
[第675号]田龙泉、胡智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如何结合证据准确认定实际销售平均价格
[第676号]邱进特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售假公司”能否成为单位犯罪的主体
[第677号]杨昌君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如何区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与销售伪劣产品罪,以及如何认定“以假卖假”尚未销售情形下假冒注册商商品的销售金额、非法经营数额和犯罪停止形态
[第678号]王学保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将回收的空旧酒瓶、包装物与购买的假冒注册商标标识进行组装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79号]凌永超侵犯著作权、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贩卖普通侵权盗版光碟的行为应如何定罪处罚
[第680号]张顺等人侵犯著作权案——销售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是否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2期,总第79期)
[第681号]俞耀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逃逸后以贿买的方式指使他人冒名顶罪、作伪证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82号]罗某故意杀人、放火案——办理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
[第683号]郭学周故意伤害、抢夺案——实施故意伤害行为,被害人逃离后,行为人临时起意取走被害人遗留在现场的财物,如何定
[第684号]郭永明等绑架案——户籍登记与其他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如何准确认定被告人的年龄
[第685号]张校抢劫案——医院抢救中的失误能否中断抢劫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第686号]何邓平抢劫案——已经原审庭审质证,但在重审阶段未重新举证、质证的证据,能否作为定案证据
[第687号]杨飞飞、徐某抢劫案——转化型抢劫犯罪是否存在未遂
[第688号]冯庆钊传授犯罪方法案——在互联网上散布关于特定犯罪方法的技术知识,能否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
[第689号]杨某、米某容留卖淫案——明知他人在出租房内从事卖淫活动仍出租房屋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690号]陈锦鹏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对设立淫秽网站以及为其提供接入服务租用网站广告位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第691号]北京掌中时尚科技有限公司等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利用手机WAP网传播淫秽信息的牟利行为,如何认定
[第692号]黄明惠贪污案——利用受国家税务机关委托行使代收税款的便利侵吞税款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693号]黄长斌受贿案——国有企业改制期间,国家工作人员与企业解除劳动关系后,还能否被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从而构成受贿罪
[第694号]李明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案——如何判断核发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行为与森林遭受严重破坏的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3期,总第80期)
[第695号]王志勤贪污、受贿案——余罪自首的证据要求与证据审查
[第696号]谭继伟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报警并留在现场等候处理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
[第697号]王友彬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逃逸又自动投案的构成自首,应在逃逸情节的法定刑幅度内视情决定是否从轻处罚
[第698号]熊华君故意伤害案——现场待捕型自首的认定条件
[第699号]吕志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案——如何认定“送亲归案”情形下的自动投案
[第700号]袁翌琳故意杀人案——对亲属报警并协助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行为的认定
[第701号]周元军故意杀人案——不明知自己已被公安机关实际控制而投案的,不认定为自首,但可酌情从轻处罚
[第702号]张某等抢劫、盗窃案——接受公安人员盘问时,当场被搜出与犯罪有关的物品后,才交代犯罪事实的,不视为自动投案
[第703号]蒋文正爆炸、敲诈勒索案-——余罪自首中如何认定“不同种罪行”和“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罪行”
[第704号]刘长华抢劫案——如何判断行为人是属于“形迹可疑”还是“犯罪嫌疑”
[第705号]李吉林故意杀人案——如实供述杀人罪行后,又翻供称被害人先实施严重伤害行为的,能否认定为对主要犯罪事实的翻供
[第706号]王奕发、刘演平敲诈勒索案——“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立功情节的具体认定
[第707号]沈同贵受贿案——阻止他人犯罪活动,他人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而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行为人的阻止行为仍构成立功
[第708号]霍海龙等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案——劝说、陪同同案犯自首的,可认定为立功
[第709号]吴江、李晓光挪用公款案——职务犯罪中自首及协助抓捕型重大立功的认定
[第710号]石敬伟偷税、贪污案——被羁押期间将他人串供字条交给监管人员,对进一步查证他人犯罪起了一定的协助作用,虽不认定为立功,但可酌情从轻处罚
[第711号]胡国栋抢劫案——自首后主动交代获悉的同案犯的关押场所并予以指认的,构成立功
[第712号]刘伟等抢劫案——带领公安人员抓捕同案犯,未指认同案犯及其住处的,不认定为立功
[第713号]冯绍龙等强奸案——被告人亲属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认定为立功
[第714号]杨彦玲故意杀人案——如实供述自己所参与的对合型犯罪中对方的犯罪行为,不构成立功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4期,总第81期)
[第715号]王岳超等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与相关罪名的辨析及办理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案件时对行为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第716号]杨永承合同诈骗案——以公司代理人的身份,通过骗取方式将收取的公司货款据为己有,是构成诈骗罪、职务侵占罪还是挪用资金罪
[第717号]危甫才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如何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第718号]张春亭故意杀人、盗窃案——交代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案发起因构成其他犯罪的,是否属于自首
[第719号]周娟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非法获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如何定罪量刑
[第720号]韩传记等抢劫案——提供同案犯的藏匿地点,但对抓捕同案犯未起到实质作用的,是否构成立功
[第721号]王文勇、陈清运输毒品案——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范围和程序
[第722号]王剑平等组织卖淫、耿劲松等协助组织卖淫案——如何认定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以及协助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
[第723号]杨勇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淫秽电子信息实际被点击数和注册会员数如何认定
[第724号]朱永林受贿案——如何认定以“合作投资房产”名义收受贿赂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5期,总第82期)
[第725号]上海新客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王志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依法成立的一人公司能否成为单位犯罪主体
[第726号]周敏合同诈骗案——如何理解和把握一人公司单位犯罪主体的认定
[第727号]刘溪、聂明湛、原维达非法经营案——以现货投资名义非法代理境外黄金合约买卖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28号]吕锦城、黄高生故意杀人、拐卖儿童案——拐卖儿童过程中杀害被拐卖儿童亲属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29号]徐科故意杀人、强奸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和辩解及如何结合被告人的庭前认罪供述认定案件事实
[第730号]陈惠忠等抢劫案——“吊模宰客”行为如何定性
[第731号]周洪宝妨害公务案——以投掷点燃汽油瓶的方式阻碍城管队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第732号]徐如涵非法进行节育手术案——如何认定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中的“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
[第733号]陈某贩卖、运输毒品案——律师在侦查阶段先后接受有利害关系的两名同案犯委托,在审判阶段又为其中一人辩护的,如何处理
[第734号]王妙兴贪污、受贿、职务侵占案——对国有公司改制中利用职务便利隐匿并实际控制国有资产的行为,如何认定
《刑事审判参考》(2011年第6期,总第83期)
[第735号]李启红等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案——如何确定内幕信息价格敏感期、建议他人买卖与内幕信息有关的证券行为如何定性以及如何区分洗钱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第736号]刘俊破坏生产经营案——非国有公司工作人员出于个人升职目的,以低于公司限价价格销售公司产品,造成公司重大损失的行为,如何定性
[第737号]李飞故意杀人案——对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如何适用死缓限制减刑
[第738号]晏朋荣故意杀人、抢劫案——关键证据存在疑点,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案件,应当宣告无罪
[第739号]宋江平、平建卫抢劫、盗窃案——对共同犯罪中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被告人如何决定限制减刑
[第740号]陈万学抢劫、刘永等人盗窃案——共同盗窃犯罪中转化型抢劫罪的认定
[第741号]谢新冲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手机定位属于刑法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
[第742号]古丽波斯坦•巴吐尔汗贩卖毒品案——司法机关查获部分毒品后,被告人主动交代了实际贩毒数量,并达到死刑数量标准的,如何量刑
[第743号]夏志军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案——如何认定制造毒品犯罪的“幕后老板”
文章来源:刑事律师

声明:本网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的文章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删除有关内容。